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章 当年的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郡主的父亲是谁啊,虎父无犬女呀。”

    “是啊,是啊,文月郡主就是厉害,赢了。”

    “哈哈,文月这个小丫头倒是有几分本事啊。”

    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去狩猎的皇上,笑的愉悦。

    “毕竟是镇南王爷的女儿,听说文月郡主小时候,也是个好动的孩子。”文景淡淡笑着说道。

    “那哪是好动啊,这小妮子可是个淘气的,朕这么多的皇子公主的,。都没她那么不省心啊,就差上房揭瓦了。”皇上目光柔和的看着香汗淋漓的容若,话语里满是怀念的意味。

    “皇上,您这么说,文月可是不高兴了,人家怎么说也是一名贤良的淑女呀。”容若拿着帕子轻轻的拭着汗水,嘴下无奈的反驳着。

    她小时候的糗事可是一大堆啊,而且,爹爹总是同皇上说她的事情,若是被皇上他老人家说出来,这么多人听着呢,她就不用嫁人了。

    “哈哈,是,是,现在倒是成了淑女了。”皇上大笑着说道。

    “没事的若若,我不嫌弃你的。”蓝璟玥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一脸璀璨的笑意。

    容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皇上,长平公主的马被飞来的箭射中,不知道跑了那里去了,皇上还是派人找找吧,”容若淡淡的说道。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满脸惊慌的侍卫跑了过来。

    “怎么了。”皇上皱着眉头问道。

    “是五皇子,他,将三皇子给射伤了。”侍卫惊恐的说道。

    “你说什么,老五疯了吗?”皇上一瞬间就愤怒了。

    “皇上小心。”

    突然,站在皇上身边的文景,一个用力,将皇上,从椅子上面,拉了下来。

    因为突然的力道,皇上同文景就是跌坐在地上,然而,就在皇上刚刚坐的椅子上面,却深深的插了两只箭。

    皇上大惊失色,若是刚刚文景不拉他一把,他就死了!

    “有刺客,快保护皇上!”御林军迅速的上前,将皇上保护在里面。

    “呵呵,就你们这些废物,能拦住本皇子吗?”一声邪逆的笑声,听在御林军的耳朵了,便是满满的惊恐。

    “啊,啊”

    忽然,霎时开启的剑雨,御林军的数量迅速的下降。

    “什么人,敢偷袭朕。”皇上虽然心底也在害怕,却依然保持着平静的神色。

    “呵呵,父皇连儿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声音渐渐走见,满是邪气的声音

    容若定睛看去,便见,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萧以恒带着得意嗜血的笑意走了出来。

    “逆子,竟然是你!”皇上双眸猝然睁大,面容一瞬间就染上了滔滔的怒火。

    “六皇子,你是要谋反吗?”文景挡在皇上身前,一双凤眸里,是从未有过的冰寒。

    “谋反?当然不敢,我只是挂心父皇的身体,您现在也老了,身子越来越不好,不该在这么操劳了,儿臣觉得,您还是退位休养身子的好。”萧以恒淡淡摇着头,笑意温和,却暗含着一抹黑芒。

    “混账,你这不是谋反是什么,朕就是死了,也不会将皇位传给你这个逆子。”皇上威风凛凛的站着,看向萧以恒的眸光,是失望,是心痛,是震怒。

    “哈哈,那倒是不需要,我也没想当皇上,只是在帮助五哥而已。”萧以恒不在意的说着,眸光淡淡的瞟向一旁。

    “父皇还是知趣的好。”五皇子满脸笑意的出现,一把将五花大绑的三皇子推倒在地上。

    “父皇,他们要谋反了,父皇你快抓住这两个逆贼啊。”三皇子满身是伤,话语来满是恨意。

    “父皇现在自身都难保了,还怎么抓我们,三哥,你还真是天真啊。”萧以恒微微一笑,

    “现在手里有兵权的将军都是我们的人,不听话的那些人,也已经被我们解决了,父皇,你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写传位诏书这一条路了。”五皇子得意的笑着,眼底有着一抹激动的神色。

    “五皇子,你这样做,就不怕失败了,自己会粉身碎骨吗?”文景平静的看着得意的五皇子,淡淡的开口问道。

    “哈哈,一切计划完美无缺,这一日早晚都会来,只是,如今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提前罢了,文景,本皇子劝你,还是投靠本皇子吧,不然,你就是再有才,我也不会放过你。”五皇子脸色一凛,寒声说道。

    “看来,我同五皇子说的话,你都当成耳旁风了啊,五皇子不要后悔才是。”文景淡淡的说道。

    五皇子看了萧以恒一眼,眸光微微一闪,“看来,文大人是不怕死的了?”

    “来人,杀了他。”五皇子毫无表情的看了文景一眼,

    一排的弓箭手向着文景放箭。

    “快,保护文景。”皇上见五皇子这样肆无忌惮的杀人,忙心急的找人保护文景,文景是个柔软的书生,怎么可能挡的了这些箭呢。

    只是,箭仿佛是涨了眼睛似得,向着文景飞去。

    蓝璟玥见此,心底就是一紧,想着飞身去救文景,但却不能不保护容若。

    就在这时,文景的神色忽然的一变,本是温文尔雅的面容上,殷红的唇瓣微微一挑,清润的凤眸里,忽然卷起一抹气势,一瞬间,有一抹王者之气在他身上开启,又似是死神临门,看的人心底不禁颤抖。

    文景负手而立,当纷纷的剑雨来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忽然动了,一道闪电般的光芒在闪动,那些箭纷纷被折断,没有伤他一毫。

    “雕虫小技,也想取我的性命。”文景冷冷一哼,身上清润尔雅的气质全无,换而是一种杀神的煞气。

    “怎么可能?你竟然会武功。”五皇子不敢相信的瞪着文景,就连皇上和蓝璟玥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完全就同之前的文景判若两人。

    “很吃惊吗,我有说过我不会武功吗?”文景邪魅一笑,那双薄凉的凤眸里,是满满的杀气。

    “哼,你会武功又能怎么样,这座山里,都是我的人,你们是跑不掉的,既然事情都已经暴露了,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有我得到皇位,你们着些人,都活不成。”五皇子稳了稳心神,冷声说道。

    “五皇子还是不要太得意的好,齐国公手里的军队是不会放过你这样的谋逆之人的。”蓝璟玥冷眸看着五皇子,

    “哈哈,你们还在期待呢,告诉你们吧,齐国公已经被我的人关起来了,而你的父亲,忠信侯爷,也在这个树林里,被我的人给抓了,现在,只有我的人,能调动军队,哈哈,你们没有任何的胜算的。”五皇子嚣张的狂笑着。

    “我大哥男人,你把我大哥怎么样了?”容若瞬间惊慌起来,大哥会不会有事,虽然大哥功夫很好,但是,她怕他们太过针对大哥。

    “文月郡主放心,上官文卿我们没那个功夫管,虽然让他逃了,但又什么关系呢,他也是暂时保住了性命而已,没有调兵符,他能有什么用处。”五皇子没有一丝的担心。

    “暴露?五皇子做了什么事情暴露了?才这样铤而走险的谋反呢。”蓝璟玥带着容若,缓缓的走到皇上身边,这样就能两个人都照应到了。

    “哼,父皇,我们做的事情,你大概已经调查清楚了,即使我们不这么做,依然是个死罪,何不反叛一下,说不定,前路就是一片光明,如今看来,我做的还是对的。”萧以恒看了皇上一眼,话语里有一丝的愉悦。

    “你们做了什么?难不成你们做了对不起大夏的事情!”皇上有一瞬间的迷惑,却是瞬间就明了了。

    他们自己都说是死罪,一定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是,他并没有调查什么事情,即使是在调查的,也没有什么头绪,他们怎么说,他调查清楚了呢?

    “都这个时候了,你何必掩饰,就是你假装不知道,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您老人家就等着安享晚年就好了。”五皇子听了皇上的话,只是微微的一晃神,却是没有一丝的相信。

    “五皇子这话就错了,其实,皇上他老人家,什么都不知道。是你们自己心虚罢了。”蓝璟玥呵呵一笑,依他的聪明,大概能猜出来,今天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的。

    有人故意引导这两个皇子,让他们谋反。

    “你闭嘴,你知道什么。”萧以恒大声呵斥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底,隐隐有一抹的不安。

    “呵呵,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们两个人才是真正的叛国贼,那个上官烈,只是个替罪的而已,你们两个才是幕后之人,哦,不对,应该说,一切都是六皇子计划的,而五皇子您,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

    蓝璟玥讥笑着,一双凤眸璀璀璨璨却又冰寒的吓人。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蓝小侯爷是不是以为,现在分裂我们兄弟的感情,你们就能逃走了,真是太天真了,”萧以恒一瞬间的僵住,却是迅速的回神。

    “呵呵,怎么,六皇子害怕了,被人说中了心事了,五皇子还不知道吧,你那些所谓你的人,不过都是六皇子的人了,他只是借你的势力,给他自己做事而已。”文景淡淡看了五皇子一眼,眼底是慢慢的轻蔑。

    “你胡说,不肯能的。”五皇子有一瞬间,心底有一丝的动摇。

    “五哥,你不要听他们胡说,他们就是要僵化我们的关系,找机会逃出去,你可别上当啊。”萧以恒的话语里有一抹的焦躁,焦急的说道。

    五皇子听了萧以恒的话,眼底那一抹的怀疑渐渐的淡去。

    “真是蠢不可及,这样的人还想当皇帝,真是异想天开了,被人玩的团团转的,真好笑。”容若是非常了解萧以恒的,她能看的出来,在五皇子怀疑的一瞬间,萧以恒的惊慌,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却依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上官容若,你说什么呢,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来人,给我杀了她。”五皇子给容若的话羞辱,自然是怒火冲天。

    “你能动她一指头,算你本事。”蓝璟玥将容若护在身后,一双眸子,是满满的冰晶雪色。

    “五皇子何必恼羞成怒呢,文月郡主说的很对,你做的什么事情不是在六皇子的挑唆下做的,包括五年前,害死太子府二百多口人的事情。”文景咬牙,那样带着深深憎恨,满满愤怒的语气,看在蓝璟玥的眼里,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知道?

    “你说什么,阿景,你是什么意思?”皇上却是呆住了。

    “你知道又怎么样,不错,当年的一切都是我们计划好的,他萧乾泽该死,他不死,皇位这辈子都不会落到别人的头上,只有他死了,我们才有机会。”萧以恒阴森森的一笑,眼底疯狂的神色,带着让人战栗的狠绝。

    “所以,你知道镇南王支持的是太子,你就联合了北疆人,杀了他,而你,才是出卖国家的叛国贼,你同北疆交易,帮你杀了镇南王,你割让幽州给他们,是吧。”文景一张俊逸的面容上,是满满的狠厉,一双眸子,带着毒针般看向萧以恒。

    “是又怎么样,你现在知道了,又能耐我何,哈哈,哈哈。”萧以恒大笑,没有一丝的惧意。

    “你,你这个畜生,咳咳。”皇上被气的怒火攻心,一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

    都是他,都是他太信任自己的儿子,不会是那种手足相残的人,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畜生做的。

    “父皇不要太难过了,儿臣还希望您做太上皇呢。”萧以恒笑容如同恶魔般,张狂黑暗。

    “镇南王爷死了,皇上他太过伤心晕厥过去,当时,端亲王爷不在京都,皇上将查证这件事的权利交给了你们,你们就下药,让皇上昏迷了三天,杀了太子府一府的人,将当时太子妃的娘家左相一家流放,却同皇上谎称是太子府的人反抗拒捕,你们不得不下狠手,”

    文景一字一句的说着,仿佛自己亲身经历了那场灾难般,那缓慢的话语里,有着无尽的悲伤,满满的恨意。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你都知道。”萧以恒是看鬼般看着文景,满眼的警惕。

    当时知道真相的人都死绝了,为什么他知道。

    “问我为什么?呵呵,萧以恒,你难道还不清楚,皇上他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你们今天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两给才是幕后黑手。”文景淡淡一笑,

    “你说什么,不可能,父皇,父皇他不是都知道了吗?”萧以恒惊恐的看着文景。

    就是因为他的人告诉他,他们做的事情,父皇都查出来了,很快就要将他们拿住,他们才一不做二不休的谋反。

    现在告诉他父皇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相信,若是真的话,他们,他们是被人骗了!

    “父皇他还没有查到什么,而引导你谋反,就是我的目的。”清朗的陌生男子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恨意,传入人们的耳中。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来人,萧以恒一双眸子里满是惊恐,这个人,为什么会回来?

    “自然是为了杀了你们。”男子冰寒的声音带着煞气,一旁站着上官文卿。

    而此时,萧以恒和五皇子带来的人,却被团团围住,想逃都逃不了了。

    “大哥,你没事吧。”容若一看大哥安全了,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我没事,”上官文卿安抚的微笑着。

    看到这样的场面,萧以恒整个人都蒙了。

    为什么,他们能调动军队?

    皇上却是死死的盯着男子的脸,是吃惊,是思念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