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章 当年的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好自为之?哈哈,文月郡主不要太猖狂才是,信不信本公主会让父皇废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郡主称号!”长平公主似是被气笑了,眼底有着一抹的杀气。

    “你要废了谁?”

    容若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一声带着冰冷寒气的声音传来。

    “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哗然回头,便见一身华丽凤袍的皇后娘娘,面无表情的慢慢走了过来。

    长平公主见来人,瞬间就惊住了。

    皇后娘娘怎么会来她这里?

    “参见皇后娘娘。”

    “都起来吧,”皇后淡淡的是说道。

    “今天不是在这里开宴会吗,怎么还吵上了,长平,怎么回事?”皇后眉头紧皱着,眼底有一抹斥责的看着长平公主。

    长平公主心底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平时都不出冷宫的皇后娘娘,今天怎么来她这里了呢。

    “启禀皇后娘娘,是长平公主在强人所难,要将这位烟儿姑娘嫁给我大表哥为妻,文月不同意,我们意见不合,就吵了起来。”容若上前一步,神色严肃的说道。

    “谁?青楼的姑娘?长平你也太过分了!”皇后娘娘看了一眼长平公主身边的上官清烟,眉头拧了起来。

    在她看来,不论是容若叫的名字,还是这个女子的周身的气质,便像是一个青楼的女子。

    容若微微一怔,倒是被皇后娘娘的说法给弄的怔住了。

    清颜却是一个没忍住,低低的嗤笑起来。

    不愧是皇后娘娘啊,眼光就是毒辣啊,这个上官清烟,还不如个青楼女子呢。

    “母后,您说什么呢,烟儿是我认的义女,她是本是上官家的四小姐,上官容若,你不要误导母后。”长平公主被气的瞬间脸上就黑了,

    “上官烈的女儿?长平,你糊涂了,上官清烟是个罪人,你还认她做义女,你这个公主不想要了是不是?”皇后娘娘听长平公主这么说,一瞬间就想到了上官清烟的身份。

    毕竟,皇后娘娘常年在冷宫里呆着,很少出来,自然是不认识上官清烟的,不过,对于上官烈是叛国贼,他们一家子都要被处斩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

    “不是的,母后,烟儿只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懂,而且父皇已经同意她无罪了,”长平公主连忙辩解道。

    皇后娘娘的眸光微微一晃动,一瞬间便寒了一分。

    “公主这话就是错了,皇上可是没有说过她是无罪的,不过是看在公主一再护着她的份上,让她在您身边伺候而已,她不过是个丫鬟而已。”容若淡淡的声音传来,清悦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嘲讽。

    上官清烟,你不是拼了命的活着吗,那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容若笑意浅浅的看着上官清烟,她一张小脸被容若辱骂的已经青白一片了,那眼底的戾气,毫无掩饰的冒了出来。

    “所以,长平,你是想将这么个女人,嫁给齐国公府的世子,你是想侮辱齐国公府吗?”皇后娘娘的眸光瞬间就是一厉,话语里带着一分的寒气。

    “我,儿臣,儿臣没有。”长平狠狠的咬着嘴唇,低声说道。

    虽然皇后娘娘住进了冷宫,但,年长一些的人,都应该知道,皇上曾经是怎么样宠溺皇后娘娘。当年,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同皇后娘娘是青梅竹马,感情一直都很深厚。

    即使是发生了太子的叛国的事情,皇后娘娘对皇上的做法心灰意冷,自己搬进了冷宫,但,皇上却从来没有怪罪过皇后娘娘一句话,只是默默的纵容着。

    她虽然名义上,贵为长公主,但她自己知道,就是因为父皇对自己的歉疚,才这样宠着自己,而自己的底细,这个人,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没有就好,你贵为公主,还是收敛一下你自己那个脾气才好。”皇后娘娘看了长平公主一眼,淡淡的说道。

    “是,母后。”

    “今天都散了吧,”皇后娘娘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

    皇后娘娘发话了,谁敢不听啊。

    皇后娘娘离开后,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公主府。

    容若看了一眼依然面带着恐慌的长平公主,转身离开。

    “那个长平公主真不是什么好人,当大表少爷那里是什么地方啊,什么人都能进齐国公府吗?”问夏气哄哄的咬着牙说道。

    “行了,她不是没得逞吗,看你气的小脸都歪了。”容若看着问夏着也样子,微笑着说道。

    “那还不是小姐寸步不让的结果,话说,小姐,那个上官清烟一家,真的被开除族谱了吗?”问夏撇了撇嘴,睁大了眸子。

    “恩,我也是前几天听大哥说的。”容若半卧在软榻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原来是王爷说的啊,那就是没错了,哼,他们那一家子,就该开除族谱,太恶心人了。”问夏想着,小姐一家人受过的那些苦难,都是她们一家人做的,心底就是满满的恨意。

    “恩,是件好事啊。”容若眸光望向远处,话语里带着几分飘渺。

    “对了小姐,再过一个月,就是秋季狩猎了,今年,您去参加吗?”问夏突然来了精神了。

    “狩猎?不知道呢。”容若回神,微微思索着说道。

    她还真的没有参加过狩猎,以前是年纪小,她就是怎么缠着父亲和大哥,两人都不带她去。

    这些年来,她长大了,却也成了标准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哪里会去那样的地方呢。

    只是,今年不同。

    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若说是狩猎的话,大哥必然是必须参加的,她总觉得,隐隐有些不安。

    一个月的时光恍然而过。

    结束了夏季的炎热,秋季的凉爽,是每个人都非常喜爱的。

    这一日,是狩猎的日子。

    干旱引发的灾难一一解决,百姓得到安抚,大夏国的一切,慢慢的走上了正轨,皇上高兴,所以这次的狩猎,办的也是异常的隆重。算是给各位大臣们,这些日子以来的劳累的一点放松吧。

    “今年对于我们大夏国来说,是多事之秋,不过,在各位爱卿的同心协力下,我们度过了这些艰难的日子,辛苦爱卿们了,今天,爱卿们就将公事暂且放一边,开心的狩猎吧。”

    皇上笑容满面的对着在场的人们说道。

    狩猎开始,人们各各都是跃跃欲试的,跨上骏马,瞬间便进了树林里。

    容若看着热情高涨的人们,心底亦是有一抹的愉悦。

    “容若姐姐,我们也去狩猎呀。”清颜一身的水绿色的劲装,身上背着小巧的弓箭,一双水眸里,闪着熠熠的光辉。

    “是呀,是呀,容若姐姐我们也快点出发,不然,猎物就被抢没了。”蓝晴雪也是满满的劲头。

    容若有些无奈地看着两个人,“你们两个看我哪里像是能拉动那个弓箭的样子,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若姐姐不去啊,在这里呆着多无聊啊。”清颜有些意外的说道。

    “若姐姐不会武功,在这里也好,安全嘛,走吧,我们去。”蓝晴雪却是觉得容若的话也对,便拉着清颜离开。

    “文月郡主不参加吗?”长平公主缓缓的走了过来,一双眸子里,带着淡淡的寒气。

    “我一个弱女子,也就是来看个热闹而已。”容若面无表情的看了长平公主一眼,转身走开。

    “慢着,既然都来了,文月郡主这样坐在一旁多没意思啊,不如,我们比试赛马如何?”长平公主高声将容若叫住,微笑着建议道。

    “不如何,公主有兴趣,还是去找别人的好。”容若转头看了长平公主一眼,淡淡的说道。

    “呵呵,怎么,文月郡主怕输吗?”长平公主眸光微微一寒,话语带着一抹挑衅的意味。

    容若抬起的脚步瞬间停住,转头看向长平公主和她身边的上官清烟。

    “怕输?本郡主只是不喜欢动而已。”容若嗤笑一声,眼神带着轻蔑的瞟了一眼两人。

    长平公主被容若的眼神看的,瞬间就恼火了。

    “不怕的话,我们就比试一下怎么样,”长平公主扬头,带着一抹的嚣张。

    “小姐,您不能同意,他们肯定是有目的的。”问夏小声的说道。

    “没事。”容若拍了拍问夏的肩膀,让她放心。

    “公主都这么说了,本郡主若是不同意,就显得我怕了似得,好啊,比一比也无妨。”容若转身,笑意浅浅,却带着一抹必胜的傲气。

    “好,那里有三匹吗,两个人没意思,我们三个人比试如何,你若是输了,就跪在烟儿的面前,磕三个响头。”长平公主冷声说道。

    “呵呵,好啊,我若是赢了,这位烟儿姑娘就嫁给晟郡王世子怎么样呢。”容若眉眼轻挑,微微一笑,灿若桃李。

    “好,我同意。”上官清烟咬着牙,冷声说道。

    “哈哈,不错,公主可是听清楚了,大家都听到了吧,可是要为我们做证哦。”容若清悦一笑,

    “好了,上马,文月郡主不需要换一下衣服吗?”长平公主看了一眼容若那一身素雅的水色长裙。

    “不需要,开始吧。”容若一个用力,上了马,不在意的说道。

    长平公主的眸光闪过一抹的寒气。

    “开始。”

    一声令下,三个人的马同时奔了出去。

    问夏看着马上的小姐,满脸都是担心。

    小姐怎么就答应了呢,若是他们出什么坏心思,对付小姐怎么办呀。

    “你不用担心,有蓝小侯爷跟着呢。”莫风的声音忽然出现在问夏的耳旁。

    问夏被吓了一跳,听清是莫风的声音后,渐渐的放下心来。

    若是有蓝小侯爷跟着,那她也就放心了,小侯爷一定能保护好小姐的。

    三个人你追我赶的纵马奔腾着,一开始,上官清烟就跑在了前面,长平公主在第二位,容若被堵在了最后一位。

    跑了没有多久,容若快速的赶超了前面的两个人,成为了第一名。

    “怎么,这才跑了多久,就没力气了吗?”容若嘲讽的说道。

    “上官容若你不要得意,我马上就能超过你了。”上官清烟狠狠的说道,手下的鞭子不停的抽打在马的身上。

    “大言不惭,超过我再说话。”容若勾唇一笑,笑意里尽是嘲讽。

    她脚下一个用力的夹住马肚子,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在马身上,骏马嘶吼一声,加速的向前跑去。

    看着她同两人越来越远的距离,长平公主同上官清烟相视一笑,眼底皆是满满的嗜血。

    就在这时,一只箭矢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向着容若的方向飞去。

    容若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危险,她一个加速,飞快的窜了出去。

    长平公主同上官清烟眼底皆是一厉。

    眼看那张箭就要射到容若了,却速度却突然缓慢了下来,射向了一旁的树木上面。

    看着有惊无险的上官容若,长平公主眼底闪过一抹的戾气。

    她一个加速赶上容若,上官清烟紧随其后。

    “上官容若,你今天就死在这里吧。”长平公主忽然狰狞一笑,

    容若看着这样神色的长平公主,和上官清烟那嗜血的笑意,却是没有一丝的慌张。

    就在这时,忽然飞来了两只箭,带着一抹寒气,想着容若的后背射去。

    看着上官容若就要死在自己面容了,上官清烟那双眸子里,满是疯狂的笑意。

    只是,她高兴的似乎是有些早了,那两只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转了方向。

    “啊,好疼。”

    上官清烟正在得意的时候,却被突然飞过来的箭给射中了右腿,她身子一个不稳,被快速跑动的马给甩了下来。

    “啊,混账,停下来。”

    此时的长平公主也是慌乱的可以,另一只箭射在了长平公主的马身上,马嘶鸣一声,疯狂的奔跑进了树林里。

    容若回头看了一眼自食恶果的两人,没有一丝同情。

    “嘿嘿,若若这次是不是要好好的谢谢我呀。”蓝璟玥忽然坐在了容若的身后,温润的呼吸声就在容若的耳边,弄的容若瞬间就羞红了一张娇颜。

    “你怎么坐上来了,让人看见可怎么办?”容若有些羞恼的说道。

    “放心,没有人的。”蓝璟玥将容若的缰绳拿在手里,一个勒住,马便停了下来。

    “若若要怎么谢谢我呢。”蓝璟玥不依不饶的问道。

    “随你便,你先走啦,我还有回去完成比试呢。”容若娇嗔的说道。

    “呵呵,好吧,你要小心。”蓝璟玥说话间就不见了。

    容若捂着胸口,常常的舒了一口气,这个妖孽,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将蓝璟玥放在一边,容若向着回去的路奔去。

    人们看着卷着尘土出现的容若,皆是一片赞扬的声音。

    “没想到文月郡主骑术也是了得啊。”

    “废话呀,郡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