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哦,我和孙哲哥都要订婚了。等我满了岁数就结婚。本来想请你当伴娘的,可是你竟然先结婚了,那就只有请锦月了。”

    倪珈这下才来了兴致,立刻问:“宁锦月最近在干什么?”

    “真偏心!”柳飞飞瘪嘴,但还是毫不在乎地说,“她跟着那个没表情的男人在学小提琴,真古怪。不过她变了好多,没以前那么讨厌了。以前我们是一对互相讨厌的朋友,现在是互相喜欢的朋友。”

    倪珈微微松了一口气,有宁锦昊带着,相信宁锦月不会歪到哪里去。

    倪珈笑:“等你以后结婚,一定要给我发请帖哦。”

    “那是当然啦,”柳飞飞很开心,又说,“对了,珈珈姐,你写的那个《蝴蝶》前天上映了,我去看过,超好看,把我感动得都哭了。”

    倪珈这才想起章岚给她发短信通知的确实是前天上映,但她在国外并没有看到,玩得太开心就把这事儿忘了。

    她很久不想以前的事,现在对这部电影其实没有什么期待了,也不打算去看,可一旁的越泽听进去了。

    回b市的第一天晚上,越泽忍不住以加班的名义出门,去尹家名下的电影院直接要了一间,独自一人看着荧幕上的光影流转,有微笑,有静默。

    他知道这个故事其实是她,而这一次,她的噩梦完完全全没有一丝遗漏地展现在他面前。

    他回去的时候并不晚,但她似乎是旅途劳累,早早地就睡下了。还是右侧蜷缩的姿势,睡颜宁静,唇角挂着淡淡满足的笑。

    他洗了澡上床,从她背后搂住她的腰,头挨着她的脖子,自上而下和她一样的姿势贴合在一起。

    她感受到熟悉的怀抱,小手攀住他的手臂,半梦半醒地轻轻唤了声:“阿泽。”便又微笑着睡去。

    他知道她的睡梦是香甜的,也知道她婚后惬意安宁的幸福笑容是真的。

    他在她如玉的脖颈间印下一个吻,这才阖眼睡去,怜惜地庆幸着,还好她再不会有噩梦了。

    没过多久,秦景生下了小天天,倪珈和越泽去尹家探望。

    倪珈对小孩子很感兴趣,和跳跳糖糖一起,三个脑袋趴在摇篮前逗表情淡定的小天天。

    秦景因为是第二次生小孩,恢复得很快,见到倪珈就开始跟她讨论电影的事,说是看了《蝴蝶》很惊叹。倪珈笑:“那是导演拍的好。”

    秦景认为剧本也是很重要的,两人又开始计划下一次合作了。

    等到要离开的时候,倪珈走去客厅,就看见越泽正坐在地毯上陪跳跳和糖糖玩积木,他漂亮的眼睛里含着柔柔的笑意。

    倪珈虽然知道他暂时不想要小孩,但也忍不住想,他看着自己的孩子时,会不会也是这般柔情得迷死人。

    倪珈于是偷偷摸摸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问题。

    结果那天晚上,越泽回家,就见倪珈拧着眉,微微嘟着嘴,有些难过的样子。

    他坐过去,把她的脸掰过来,她却执拗地垂眸不看他。

    “怎么了?”

    她扑闪扑闪睫毛,瘪着嘴,哀哀地问:“阿泽,你上次说不想要小孩子,是真的吧?没有骗我的吧?”

    “是啊。”他微微一笑,眼睛里满是怜惜。

    他知道她今天去了医院,看到她沮丧的这一刻,就猜到了大概。孩子么,还有很多种医疗方法的,再不济,便去领养,各个国家一个,像联合国一样多热闹。

    他以为她会轻松点儿,没想她小嘴愈发委屈地撅了起来:“可是我肚子里面有小宝宝了怎么办?”

    越泽蓦然一愣,半晌后,几乎狂喜道:“这么好的事,当然生下来啊。”

    “可你不是不喜欢小孩吗?”

    肚子里的小孩子会听到的啊,会以为他不是个好爸爸的啊!!!!

    某人差点儿暴跳:“哪个混蛋说我不喜欢小孩?”

    倪珈怨怨看他:“你。”

    “我是胡说八道的。”乐上了天的男人已经毫无节操可言,“我最喜欢小孩,最喜欢了。”

    倪珈怀孕的消息很快众人皆知。

    秦景把她的孕期各种书籍经验本和营养师医生都介绍给了倪珈,而张兰也短暂地搬过来越家,天天都亲自给倪珈做好吃的。

    张兰这一来吧,和她越来越亲的倪奶奶不乐意了,反正越家院子大,她非常别扭地在qq上和越爷爷抱怨后,被爷爷请了过来。

    倪珞虽然不住这儿,但妈妈和奶奶都过来照顾怀孕了的倪珈,他也时常过来蹭饭吃。

    这下家里就十分热闹了。

    爷爷和奶奶爱斗嘴,倪珞和倪珈爱斗嘴。张兰妈妈最受欢迎,夹在两对冤家之间左右为难。但妈妈明显最喜欢越泽,只要他一回家,爷爷奶奶和倪珞全都规规矩矩的。只有倪珈一个人敢对他蹬鼻子上脸颐指气使。

    妈妈看着女儿傲娇地幸福着,心里多开心啊。

    只不过妈妈有一点儿为难的是,这个女婿也太喜欢她女儿了,在家里都时时刻刻牵着手,走哪儿牵到哪儿,就跟执着的小狼一样,走哪儿把珈珈刺猬叼到哪儿。

    这也不算什么,关键是动不动手就往她腰上摸,妈妈担心了,看这幅样子,到了晚上应该是不知道节制的吧。

    哎哟,万一惊动了肚子里的小宝宝可怎么是好啊?

    妈妈把倪珈拉到一边,吞吞吐吐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倪珈很囧,跟妈妈讨论怀孕时能不能亲热这种事,不要太刺激了。

    倪珈岔开话题:“今天去检查,医生说是小男孩呢。”

    到了晚上,倪珈窝在越泽怀里,轻笑着跟他讲了妈妈的担心,越泽一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才轻缓地把倪珈翻过身来坐在自己身上,托着她的臀,缓缓地起伏。

    一番甜腻的温存后,倪珈趴在他怀里,脸颊潮红,呼着气呢喃:“说起来,本来想生个女儿的。”

    “为什么?”他垂眸看她,眸色缱绻,“我和儿子保护你不好吗?”

    倪珈摇摇头:“想先生个女儿,以后再生儿子,就是一对姐弟啦。”

    越泽轻抬眉梢,拂着她鬓角汗湿的碎发,却笑了:“还是先儿子后女儿,让哥哥保护妹妹吧。”

    倪珈一怔,眨眨眼睛愣了愣,瞬间明白了他的爱,她半阖上眼,含着笑,软软糯糯地“嗯”了一声:“让哥哥保护妹妹。”

    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和感动,她喃喃自语:“真好,和你一起,会越来越好。”话音未落,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儿子的小名叫来来。”

    越家的小孩,儿子小名来来,女儿小名好好,越来越好,啊哈!

    五个月后,越家的第一个小宝贝来来出生,两年后,果真又迎来了女儿好好。

    来来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和他爹一个德行,除了出生的那一声“哇”,至今长到两岁,一声都没哭过。表情永远是漠漠的淡定,愈长大就和越泽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拿越泽小时候的照片对比,根本就是一模一样。人像,气质更像。

    但女儿好好则充分体现了“外甥多像舅”的真理,长相和倪珈一样,可因为倪珈和倪珞像,所以……

    还是那句话,人像,气质更像。

    好好歪在摇篮里掰着柔软的小粗腿,咬脚丫子的二货样子简直是囧囧有神,和倪珞有得一拼。且她特喜欢舅舅,一见倪珞就囧囧傻傻地笑。

    倪珈不满,好几次骂倪珞:“别把我女儿带二了。”

    等到断奶了要吃米粉的时候吧,谁喂她都不吃,就连倪珈来喂,好好也是囧脸,摇头晃脑地躲避小勺子。非要越泽亲自喂她,才乖乖啊呜一大口。

    倪珈气得咬牙,简直和倪珞一模一样啊有木有!

    不过,看着越泽抬着小碗小勺子喂女儿吃米粉的样子,实在是太温馨有爱。

    来来和他爸一样爱看书爱思考,最爱玩数独解环拼板类的智力游戏;而好好这个不像她爸也不像她妈的小呆二,每日的乐趣就是往粑粑麻麻和咯咯的身上爬。

    很多时候,来来一脸淡定,盘腿坐在地上严肃思考着数独积木,而好好小小一个软嘟嘟站都站不稳,总挥舞着小短手抬着小粗腿往哥哥身上蹭,把他的头发抓成鸡窝。

    尹家的跳跳特喜欢好好,每次来都要抱她玩,一看见好好往来来的方向,快抓到她哥哥的时候,跳跳就跑过去把好好抱起来,走到地毯的另一边放下。

    好好也不哭,乌溜溜的眼睛盯着跳跳看上好一会儿,又继续往哥哥的方向爬。跳跳就蹲在一旁看着,看到她快抓到来来了,又把她抱回去。

    周而复始,可以玩上整整一下午。

    越泽特有孩子缘,来来和好好都喜欢粑粑。越泽回家第一件事,必定是看他的三个宝贝。来来会迎过去,淡定地抱住粑粑的腿;好好则手脚并用,咕咚咕咚地往粑粑的方向爬,爬到一半,就被走过来的越泽拎进怀里。

    不管工作再忙,他都会陪倪珈陪孩子玩一个小时,再把他们送入梦乡。看着越泽低头亲吻呼呼大睡挂着鼻涕泡泡的两个宝贝,倪珈才恍然发觉,这一刻的他,孩子们面前的他,不再是那个淡漠凌厉的年轻人,而成了一位醇厚温暖的父亲。

    倪珈猜测,或许是幼年失去父母,现在的越泽更加珍惜和倪珈和宝宝们的相处。就这样珍惜,珍惜了很多个不知不觉悄悄流逝的年岁。

    一家四口每隔几天便会出去散步。

    第一年,越泽抱着好好,倪珈牵着来来。

    第二年,来来跟在越泽脚边,小短腿跑得飞快,而倪珈牵着好好。

    第三年,来来牵着好好在前边走,越泽牵着倪珈跟着后面,一家人就这样走过花开叶落,季节变换,光阴流转。

    来来五岁半上小学的那个秋天,一家人在晚饭后照例出去散步。上幼儿园的好好还是被哥哥牵着走在前边,嫩声嫩气地问:“咯咯,小学里好玩吗?有没有幼儿园里那么多的滑梯和跳跳床。”

    来来像训导老师:“没有,但是小学里有很多的老师和同学,还有很多书。”

    好好细小的眉毛揪成了一团,摇头不懂:“咯咯,你在说什么呀?”

    来来:……

    好好又欢乐地嚷:“咯咯,你不要去小学啊,你等我一起再去。”

    来来抬抬眉梢,和他爸一样的标志性动作:“为什么?”

    好好往身后看了一眼,见粑粑搂着麻麻咬耳朵讲悄悄话,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坏粑粑在勾引麻麻说再生一个小孩。

    好好回头,扬起小脸,糯糯地说:“拉拉她抢我的橡皮,我就拍了她一下,她这个好哭鬼,就告老师,害我被麻麻说了。要是你在的话,拉拉就不会抢我的橡皮。”

    来来眨了眨黑漆漆的眼睛:“好吧,以后上学,我送你去。”好好欢欢喜喜地拍手,可下一秒,来来一本正经地摇头:“但是,拍人是不对的,又不是拍皮球。而且,不是每个小朋友都像我,可以给你拍。”

    好好讨好地吐吐舌头:“我知道啦,再不拍了。”

    经过冰淇淋店,两个不怕冷的小家伙都要吃冰淇淋。

    站在柜台前,倪珈就见来来仰着头,乌黑的眼珠盯着越泽,道:“粑粑,我们班有个小女孩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她怎么办?”

    倪珈忍着笑,听越泽回答。

    “喜欢一个人要说出来,不喜欢一个人更要说出来。”越泽的声音清润温和,带着一点儿沉静,“不喜欢,就不要对她好;只能对喜欢的人好。这是公平。”

    倪珈一愣,是啊,所以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多看过别的女人一眼,所以他始终对她一生如一日的好。

    不喜欢就不要对她好,不然只会让人误解让人越陷越深;只能对喜欢的好,因为对不喜欢的人好,会让喜欢的人伤心,不公平。

    可是,这样深奥的话,小孩子听得懂吗?

    倪珈刚想着要不要跟儿子解释一下,没想到儿子认认真真地点点头:“知道了,粑粑。”

    倪珈:⊙﹏⊙b

    这对父子果然一直是心灵交流。

    好好先拿了冰淇淋,一眼看见店外有卖氢气球的经过,花花绿绿的色彩瞬间吸引了她的注意,拉着倪珈就往外面走。

    倪珈给她买了两个系在她手腕上,好好还不满意,小腿蹦着跳着:“我咯咯也要呢,我咯咯也要呢。”

    倪珈笑:“妈妈当然知道啦,小傻瓜。”

    倪珈拿了两个气球,一转身,看见越泽带着来来走出冰淇淋店。开门的瞬间,冷风吹过,把来来脖子上的围巾吹散了。

    来来手里端着冰淇淋和勺子,很别扭地捣鼓,差点儿围着背后的围巾转圈圈。

    越泽似乎说了什么,来来停下来,扬起小脸定定看着爸爸。

    越泽没有蹲下,而是倾下/身子,低头整理儿子脖子上的小围巾。

    男人浅灰色的风衣和黑白色的围巾在深秋微凉的风里飞舞,却是最美的色彩。

    倪珈手里牵着女儿,看着越泽和儿子,想起刚才他在她耳畔的低语,心中一漾。又见他直起身,摸着儿子的头走来。抬头的瞬间,他自然而然地对她一笑,会心的幸福。

    倪珈唇角弯弯,她的世界,完满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水草扔了一个地雷,虫子爱吃肉扔了一个地雷,虫子爱吃肉扔了一个地雷,yoyo扔了一个地雷。

    小刺猬倪珈珈说:“你先把我放下来。”

    小狼越小泽于是把她稳稳地放在地上。

    小刺猬抬起小爪子,捣鼓捣鼓,把身上的蝴蝶结拆了下来。犹豫了一下,脸有点儿红,但还是麻利地把刺猬壳脱了下来。这下,就只剩粉粉嫩嫩软嘟嘟的一小团了。

    小狼盯着她,眼睛漆黑,问:“你不要你的刺了吗?”

    “嗯,不要了。”小刺猬仰头看他,“这样你就可以我把含进嘴里啦。”

    小狼心一动,小心翼翼地把小刺猬含在嘴里,她软软嫩嫩的,还甜丝丝的,像是含着一种好吃的糖果。小狼心里真开心,咕哝着说:“呀,我真的吃到了哦。”

    小刺猬依偎在他的嘴里,觉得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

    他含着她走了一会儿,又让她出来,爬到他的嘴边。小刺猬伸出小爪,抱住他的脸颊,整个身体都淹没在小狼蓬松又温暖的毛发里。

    好开心呀。

    她爬来爬去,又爬到小狼的耳朵边,黏黏地说:“小狼,因为你,我把我的刺都丢掉了。你以后要对我好,要好好保护我哦。”

    小狼点头:“嗯。一定会的。”

    小刺猬又开心地在他身上滚了几圈,到后来又有点儿累了,于是又爬到小狼的嘴里,让他含着,乖乖地进入梦乡了。

    还有就是,我昨天看大纲发现我当时其实是让珈珈绑架宁锦月的,珞和珈的字没看清楚,orz,所以这段我写得很别扭,总觉得倪珞的性格和合理性不太对,好在我及时发现,所以我把68章后段和69章前段修改了一下,多费了点时间。

    有很大的改动,把倪珞的想法改了一下,宁锦昊和越泽的默契暗示了一下,当然,人还是珈珈绑过去的,妹纸们重新看一下吧。原谅偶,_

    喜欢就收藏,不喜欢就算啦。

    还有就是我的专栏,喜欢宁锦昊的妹纸,和相信以后我还能写出让你们喜欢的文的妹纸,可以收藏一下。

    谢谢那些看文没留言的妹纸,谢谢那些看文不知道怎么留言却每次留几个符号和特定撒花打分字样的妹纸,谢谢那些偶尔冒泡的妹纸,谢谢那些每天都留言的妹纸,谢谢那些写长评的妹纸。真心谢谢你们啦。

    然后还想说的是,我这人有点儿固执,写文的时候,虽然有些妹纸们的想法很合理,但是我还是偏向于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但这并不代表我认为你们说的不对。

    当然有很多问题,我自己也很清楚,比如又很多细节,我其实自己在脑子里面整体勾画出来了,却没能完整地展现在文字里,结果就不可避免的照成了读者和作者心目中的故事有很多的理解偏差。

    再就是有妹纸提到的,我的叙述方式还是有点儿问题,节奏把握有点儿没有照顾到读者的感受。这些问题以后都会注意到。

    这篇文对我来说,比较明显的一个遗憾就是,到后来我略化了和渣渣们的斗争,我想如果把这方面强化一下,再和现有的后几章穿插的话,或许效果会更好。

    文写得太急了,后面又想缩减篇幅,所以没有展开。

    还有必要解释几个问题,有妹纸觉得我后面几章是撒狗血或者是刻意拖剧情乱写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人地说这些狗血在我写第一章的时候就准备要洒了。看得出来很多妹纸喜欢看斗争和复仇,但说实话,后面反而是我的最爱,后面这些怀疑越泽,药物依赖,左轮手枪的情节反而是我最一开始构思小说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必写情节,其他的倒是后来才加上去的。

    你们看文最先考虑的是怎么冲突对决怎么好看,可我写文的时候最先考虑的却是要给她留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和一个轻松的心情。不是给她安排一个光让她在前面冲锋陷阵他在后面看着感叹我的女人真霸气然后继续看戏的男人。还有如果女主真有那么强,那么其实任何男主都配不上她(现实中也大部分只敢看不会爱),直接可以无cp了。但是现实生活中的女子哪个不是谈恋爱幸福开心的,为什么要对小说的女主那么苛刻?你们舍得,我舍不得。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把此文设定成女强复仇型,因为我要写的本来就不是女强复仇啊,就像前段话里说的,我认为狠烈复仇型的女人最适合无cp,但是我的珈珈她本来重生的目的就不是复仇,而是调教弟弟,保住华氏,写剧本,她都做到了。比如有一个情节,她很快恢复过来说要订婚,说是让妈妈安心,但她的主意其实是让华氏股票大涨。

    如果后面还是要靠她来打击敌人复仇靠她来维持华氏的经营,那就说明她的弟弟还是管不住华氏,她的男人虽然爱她但是还是看她孤身去搞各种阴谋,这或许看着爽,写着爽,唯一不爽的就只有珈珈一个人的心。复仇的人真心不是你们表面看到的那么开心。

    不过,我前面也提到了,而且有位妹纸也说得很好,我觉得我主要的问题还是笔力不够,在把珈珈从斗争一线转到斗争二线的过程中,写得突兀了,衔接不够。这才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最大一个原因,这是我的错。或许以后会修文,但以我“好记录是珍贵记录,不好记录也是珍贵记录”的心态,估计可能性会偏低一点。主要看以后有没有时间吧。

    除此之外,主线和大致的剧情,还有我一开始对珈珈的整个蜕变和构想,都表达得完整了,也算是给自己这两个月的坚持有个交待了。啊呼。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