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首先抗议的是倪珞。

    他从地上站起来,悲屈地喊了声:“越泽哥,我的事……”

    “不是你的事。”越泽侧身看他,到了这种关头,他的语调竟然还是不紧不慢的,“我要解决的是我们家和宁家的事。至于珈珈,她是你的姐姐,更是我的女人。”他顿了顿,“是未婚妻。保护她的责任,已经不在你那儿了。”

    倪珞竟被他这话驳得哑口。之前莫允儿说宁锦年一定会找越泽和倪珈复仇的,倪珞猜测订婚仪式便是最好的目标。他原打算把宁锦月绑去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如果宁锦年敢去造次,就拉他妹妹出来。等仪式结束了再想办法处理。

    可医院里意外听到宁锦月在洗手间打电话:“万一他们不可靠呢,求你别生事了。”倪珞夺过电话,宁锦年竟也不挂,挑衅说现在会场已经涌入他那边的人,过会儿你姐姐就要死了哦。也正是这1分零1秒的电话暴露了宁锦年的行踪。

    倪珞临时改变了行程。

    宁锦年说如果讲道理的话,越泽害死他父母是因为抵命,那倪家也踩上一脚就狠了。他曾害过倪珈但并没有结果,而宁家的产业却全毁了,倪家必须死人来偿。

    而倪珞只有一个想法,必须杀了宁锦年。

    没想越泽和倪珈这么快赶来,他离开医院时分明说的是要把宁锦月绑去倪家,两个相反的方向,不可能这么快的。他唯一没想到的是宋妍儿的告状和倪珈的前世记忆。

    倪珈坐在地上,僵硬地仰头看着越泽,见他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才缓缓站起来,和他视线齐平。

    她一句话说不出,也都不想说,这些日子的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太了解他。

    她的阿泽,淡漠清净,不喜欢麻烦,爱致命一击,不喜拖泥带水,来去总是无羁绊,却异常地遵守规则。只是,骨子里的执拗和心高气傲是永远不会变的。

    他决定的事,不会再有反悔。

    为什么直到这一刻她才懂他?她很想给他一个微笑,可根本笑不出来;而他并没有等她,转而看向宁锦年:

    “我把你父母送进监狱,执行死刑,你必然要缠着越家一辈子;而我,因为你的绑架和车祸,也必定要追杀你一辈子。既然只能活一个,就在今天做个了断。”

    风声里,越泽的声音是一贯的清冽:

    “宁锦昊和其他人作证,这场赌局生死由命。不管谁死了,他的亲人都不准再以复仇的名义去向活着的人寻仇。”

    掷地有声。

    说完之后,半天竟没人接话。

    宁锦月听出了端倪,哀伤地拖着宁锦年的手臂大哭:“哥,你不要答应他,我们发誓离开这里,不再寻仇就是了。你不要答应他。”

    宁锦年绷着脸,纹丝不动。

    她又冲越泽哭:“越泽哥,求求你不要和我哥拿命来赌,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

    “锦月!”宁锦年冷喝一声,“不关你的事,不要插嘴。”

    宁锦月一怔,捂着嘴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宁锦年看着她,神色不明,他不想接受越泽的条件。可他很清楚,就算是今天逃走了,暗地里生再多的事,越泽终究会抓到他。

    事到如今他失去一切,自认不怕死。可不放心不懂事又幼稚的妹妹,虽然这次她被抓后安然无恙,但下次就不好说了。

    想想这些天在外躲避,还时刻担心妹妹的日子真的憋屈至极。不如赌一把。如果赢了,他杀了越泽,算给父母报了仇,还杀得光明正大,再无牵挂,也不会因此被寻仇;即使是输了,换妹妹一命和一个安稳的未来也值得。

    妈妈一直都对他说,不管到哪里都要照顾妹妹,到死也不能违背。

    宁锦年直视越泽,道:“好!”

    旁边的人端来一张破桌子,放在高楼边缘,又放了两把散架的5弹巢左轮手枪在上面。

    按规则,最快把枪装好的一方有资格决定谁先开枪。按数学上的概率,先开枪的人理论上要开三枪,中弹的概率是3/5,而后开枪的人只有2/5。

    可如果唯一的一枚子弹刚好在第二个或是第四个弹巢……

    宁锦昊走到两人中间站定,其余人都是大气不敢出,几十双眼睛全盯着这两个男人。

    倪珈立在风中,没有哭也没有伤悲,只有双腿条件反射地打颤。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开始想一个她从来都没有考虑的问题。

    如果越泽不在了,如果失去了这个男人,她会怎么样?

    宁锦年精神高度集中着,额角已有涔涔的汗,倒是越泽,亘古不变的从容又淡定。

    宁锦昊瞟了两人各一眼,冷静道:“1。2。开始。”

    话音一落,立在悬崖边上的越泽和宁锦年各自飞速开始□。楼顶上的冷风呼呼地吹,几十人的天台上竟没有一丝动静,只有枪支装配的声音。

    倪珈看了一眼越泽的手,手指修长,倒弄着那些小铁块像是弹钢琴,这样的视觉冲击叫她更加紧张。只一眼,就不敢看了,一瞬不眨地盯着他的侧脸。

    冷风从地面顺着高楼吹上来,吹动他的衬衫呼呼作响。

    他低着头,碎发遮住了眼睛,看不到任何情绪。

    还是那么出色的面容,鼻梁俊挺,唇角的弧度也无可挑剔。仍旧是疏离专注的,脸上没挂一点儿情绪。

    时间只过了几秒,于倪珈,是度日如年。

    她心急难耐,忍不住又看宁锦年,他蹙眉带着很深的紧迫感,飞快装着手里的枪,已经拨开转轮,准备往里面装子弹。

    倪珈心一揪,猛然看向越泽,却见他已经抬起手中的枪,笔直对着宁锦年。

    倪珈狂跳不止的心脏陡然像是来了个急刹车。

    宁锦年迎着越泽手中的枪口,脸色微白。末了,把手中来不及安子弹的枪往桌子上一推,滑到边缘坠落了。

    宁锦年难以置信:“不可能,从来没人装枪能快过我的。”

    越泽笑了,不以为意:“你想的太多了,想杀我,想替父母报仇,想救宁锦月,还想要重振宁家?可我只想了一件事,保护我的人。”

    越泽拨动了转轮,食指往扳机上一扣,拇指一松,手枪在他手里转了个圈儿,递给宁锦年。

    第一枪有子弹的概率是五分之一。

    宁锦年接过手枪,手指僵硬而凝重,却没有颤抖。缓缓地把手中的枪抬到了自己的太阳穴。宁锦月止了哭,惊恐地看着他。

    而倪珈咬着牙,心里不断地祈祷,一定要枪响,一定要枪响。

    宁锦年拨动扳机,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转轮转动一格,寂静了。

    宁锦月直接瘫软在地上,而倪珈的脑筋像是被人拿刀割了一下,宁锦年逃过一劫,接下来就是越泽了。

    宁锦年不动声色地稳稳吸了一口气,把枪往桌面上一推,滑到越泽面前。

    越泽神情淡漠,不做停留,手中的枪就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这一枪有子弹的概率已经提高到了四分之一。

    或许就是这一枪……

    倪珈再也承受不住,朝他跑过去。她决定,若是真的枪声响了,他坠落下去,她也要扑上去抱住他。

    可倪珞拦腰紧紧搂住了她,另一只手却捂住了她的眼睛。视线被遮挡之前,她看见越泽手指扣动了。

    这次心底的悲痛和恐惧让她连喊都喊不出声,心脏真的停了跳动。可寂静中传来左轮转动的声音,再无其他。

    倪珈扯开倪珞的手,见越泽的手枪已经离开了头部。

    现在的概率高达三分之一。

    越泽把枪扔给了宁锦年,重压随之转到后者身上。这下,宁锦年的脸色更白,虽然缓慢但最终还是举起了枪,执着地睁着眼睛,扣动扳机。

    又是一声转轮声,倪珈的心狠狠地咯噔了一下,为什么他还是没死!!!!心里焦灼恐惧到几乎放声尖叫才能发泄。

    枪再次推到越泽面前,二分之一的概率。

    这下,众人都没有呼吸了,就是这一枪,要么越泽死;要么剩下最后一发,宁锦年必死无疑。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狠狠盯着越泽。

    他竟还是一副沉稳至极的模样,和之前一样,至始至终波澜不惊。

    风吹着他的头发嚣张地乱舞,他深色的眼瞳里没有一点儿光亮,漆黑沉静到令人胆寒,让人奇怪这样的从容和镇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倪珈定定看着他的侧脸,突然像是放下了什么,平静地说:“倪珞。”

    “嗯?”

    “记得照顾奶奶和妈妈。”话音没落,倪珈猛地挣开倪珞的怀抱,头也不回地朝越泽奔跑过去。

    她扑到他背后,死死搂住了他的腰,用力之大,像是在拥抱她的整个生命。

    越泽始料未及,骤然被她这么一撞,像是什么东西狠狠撞进了心里。

    她白皙的手臂环住他的胸膛,冰凉的脸颊贴在他的背后,声音很轻很软,没有害怕没有恐惧,反倒是前所未有的释然和安宁。

    就像,找到了归处。

    她说:

    “阿泽,我们一起!”

    如果枪响了,如果你要坠落下去,我们一起。

    这一刻,她什么都放下了。仇恨,苦楚,欣慰,冤屈,上辈子的记忆,这辈子的挣扎,一切的一切,她都放下了,抛诸脑后。

    今天是她的新生,这一刻是她的新生,她要和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不管去哪里,都不分离。

    越泽愣了半晌,心里渐渐升起熨热而滚烫的情绪。她这一刻的选择,让他觉得,这一辈子,总算无憾,总算完满。

    他抬手握住胸前她的手臂,心里轻轻地笑:傻丫头,我怎么舍得?

    他竟然笑容绽在唇角,抬起手枪,在所有人紧张的目光里,在宁锦年疯狂怨毒又带着诅咒的目光里,扣动了扳机。

    天地间,一片宁静,只有转轮再次转动了一格的声音。

    阿明阿亮十几个汉子头一次后怕得腿脚发软,当即便是一反常态地击掌相庆热烈拥抱,好些人甚至激动得红了眼眶。

    倪珈仍是闭着眼睛,搂着他不放手,安静地依偎在他的背后。心中情绪复杂得难以言表,欣喜,庆幸,温暖,放松,再也说不清了。

    这样安全而安心地靠在他背后,真好!凉风仍是呼啦啦地吹,倪珈闭眼听着风声,发自心底地弯起唇角。

    他的身体还是温暖的,他还活着,真好!

    越泽一手把枪沿着桌面滑过去,一手把倪珈从背后扯过来,紧紧揽在怀里,他摁着她的后脑勺,低头靠近她的耳边,只语调缱绻地说了一个字:“傻。”

    倪珈没和他辩,专心像小狗一样贪婪地吮嗅着他脖子上好闻的气味,拿脸蹭了蹭他。

    他心思一动,嘴唇贴近她耳边:“订婚搅黄了,要不结婚吧?”

    倪珈一愣,求婚?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要知道他们两个现在立在一群人奇怪的眼光里,还站立在高楼的边缘啊。

    太坑爹了。

    可谁叫他刚好就是她想嫁的男人呢?

    “好呀。”她快乐的声音从他脖颈间溢出来。

    越泽会心一笑,这才看向宁锦年。

    与越泽这边劫后余生的庆幸气氛不同,宁锦年那边全是愁云惨雾,宁锦月完全吓傻了,剩下只有一枚子弹,她哥哥必死无疑。

    宁锦年面色惨白,面对毫无疑问的死亡,他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右手震颤地握起枪,却像是拿着千斤的铁,怎么都抬不起来。

    他脸上大汗涔涔,迟疑了半晌,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