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指点碎最后一个仇敌的魂魄后,收摄得到的那张古符的缘故?还是那片隐约有着怪异氛围的海洋,其实另藏着不为人知的神秘?抑或是那一切神秘因素加在一起才造就的无法复制的奇遇巧合?是这巧合让他魂魄穿梭时空,重生到过去的自己身上?

    一连串的惊疑划过脑海,午轩咽了咽唾沫,强行将急促的呼吸稳定下来。

    不管怎样,他确定自己回来了!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他“灵觉”刚刚觉醒的那天!

    他握紧微微颤抖的双手,险些压不下浑身的颤栗。他贪婪的感受着身体健康的活力,痴迷的体会着蓬勃涌动的生机,同时也仔细感应自己的灵觉——或许他的确是魂魄重生而来,曾经苦修到“显化”境界的修为虽然没有随他而来,但他的“灵觉”本质仍在。

    就在刚才的麻木中,他已经轻轻巧巧、静静悄悄的度过了最初的觉醒阶段。

    他曾以二十岁的年龄,在这个世界的灵异圈中占据一席之地,因为他有令人嫉妒的天资,有复仇得来的传承法门,有谨慎理智、坚韧不拔的秉性。而如今,他的“灵觉”不仅安然觉醒,更因为他似是魂魄重生而更加精纯和强大。

    那么,他是不是终于能够像以前时刻向往的那样生活了?健康的默默的修行,自由的安静的活着,不受痛苦的度过春秋冬夏,可以听春雨,可以看夏花,再也不必为了寻求疗伤灵药而北钻南往,东躲西藏,甚至受人威胁……

    午轩低着头一动不动,复杂汹涌的情绪在他的深呼吸中缓缓平复下来。

    他始终都只是孑然一身,他能够拥有的也始终都只有他自己,他必须让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否则用什么守护自己向往的没有痛苦、不受威胁的自由?可是修行时的灵气波动难以掩藏……

    想到“灵气波动”,午轩刚刚清醒的头脑又是一震,他忙再看向电子手表。

    ——2005年!没错,没错,现在千树城还没有改建,或许连规划都还没有开始进行!也就是说,城北的遇佛山上,那座地理位置略显陡峭、坍塌破败无人问津的古庙,现在还没有被推倒夷平仿古重建!那么,那座古庙现在依旧只有那些历史悠久的断壁残垣。

    午轩连呼吸都屏住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

    那张在他重生前依然在搅动灵异圈腥风血雨的“水墨洞天画卷”还没有出世!

    宝物本能自晦,不被世人所知。但是当年“水墨洞天画卷”被封印太久,出世时庙墙被铲碎倒塌,它也因为灵气不足而无法自保,以至被损毁了一角,不能再隐匿自身的宝光和气息。这就导致日后谁拥有它,谁就成为夜中萤火、众矢之的。

    可是现在,那张洞天奇宝还完好无损的被封印在古庙的庙墙中!

    一封千百年,举世无人知。

    如果他将之完好的取出,再将之彻底的炼化,那他就拥有了一座隐匿于无形且没有任何气息外漏的洞天。等他再将画卷本体完全收到自己的灵觉中,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得知它的存在。日后他在洞天中修行,灵气波动都被洞天遮挡,他的生活还何愁不能自由自在?

    ……

    二十分钟的课间操时间快要结束了。教室外面,一名身材高挺的少年从楼下蹭蹭的爬上来,大步走进后门,在靠门的空座上坐下,一面提着衬衫一侧呼扇,一面拍拍酣睡的球友:“下午放学去篮球场再训练训练,明天早上一定要虐死初三那伙弱鸡。”

    被他拍醒的男生坐起来,挠了挠头,皱眉道:“哦,周末我想睡懒觉。”

    “周末不是有两天?你后天再睡。”

    “可是,下午太热了吧?”睡意朦胧的男生依然抗议。

    “三天没训练了,还嫌热!凉饮雪糕我包了,赢了球再带你们去体育馆游泳。”

    “哦,那行。”

    “你小子就是个吃货。”少年又拍了他一下,“继续睡吧,我回去上课了。”

    “哦,您走好。”还没睡醒的男生慢腾腾的说着,顶着鸡窝头重新趴到课桌上。

    那少年摇摇头,起身往外走,抬手看看时间,又连忙加快脚步。走出门转身时,他眼角扫过教室一角,突然微微一顿。他停住脚步,站在门口,满身是汗却精神抖擞的看着教室内另一个角落的男生侧脸,扬眉试探着问道:“哎,午轩?”

    午轩好容易才平复了重生的颤栗,他收敛所有思绪,憧憬着健康自由的生活,计划着中午怎么去将那张“水墨洞天画卷”完好无损的取出来,再炼化到自己的灵觉中,彻彻底底的把它收为己用。他知道欲速不达,若是他现在就找借口请假或是逃学,然后去城北的遇佛山探宝,那就未免过于刻意,也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更何况,他现在空有灵觉,却没有修为,去那里取宝,以及事后抹消自己的痕迹,都需要准备一些工具来辅助。

    听到有人叫他,午轩顿了顿,平静的转头,看向那个短发浓眉的少年。

    那少年看清他的脸,立即笑了:“午轩,真的是你。你也转来这里上学了?”

    午轩看着他,微微皱了下眉。

    那少年也不尴尬,翘起嘴角道:“还记得我吧?我许盛阳,几年前住你隔壁,想要教你练武,结果被你胖揍的那个。”

    午轩记起他来,点点头,淡淡的笑了下:“昨天刚转来的,好久不见。”

    许盛阳本以为这个比他更凶的小伙伴会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不料竟收到一个笑脸。他略微怔了一下,随即笑容更加爽朗,他挺成熟范儿的打了个响指,刻意沉声道:“明天早上看我打球去,然后哥带你去游泳!”说完没等午轩答复,他就转身跑掉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