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4| 第124章 ·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乎,显然是根本没有忘掉王子安,也难怪之后,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相比较于夏锦澜激烈的反应,夏锦瑟近些年来的态度,则显得有几分四两拨千斤,仿佛是根本不在乎一般。或者该说是,从头到脚,都只是无视了夏锦澜。

    只见她嘴角轻轻扯起一抹笑容,又是轻笑道:“哪有什么不如意的,表哥待我好,婆婆待我也好,瘦了估计是因为要带孩子,虽然奶娘会帮忙,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总归是要自己上心。五妹妹等你嫁了人生了孩子就会知道了。”

    说罢这话,她又轻声道:“我家这小熊娃子,也是最亲我的,一刻不瞧见我,就得哭闹不休,我和表哥都拿他没法子,可到底是我和表哥的孩子,表哥虽然嘴里总是气急败坏说着这坏孩子,心里却是比我还要疼呢!”

    夏锦瑟的话语,妥妥的是在秀恩爱无疑。

    锦绣瞧了一眼夏锦澜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却也是突然笑了起来,轻声道:“也难怪,毕竟这孩子,是王表哥第一个儿子。”

    “是啊……”

    夏锦瑟似乎还想说什么,那一边,安氏抱在手上的孩子,哭啼了起来。

    夏锦瑟露出一个无奈而甜蜜的笑容,冲着夏锦绣和夏锦澜摊手叹了一口气,轻声道:“你瞧瞧,正说着呢,估计是没瞧见我哭起来了。”

    “二姐姐快去吧,孩子重要。”

    锦绣轻笑着说了,也站了起来,开口说了一句:“要不我也去看看孩子,这孩子生下来到现在,我还没见到过呢!”

    “好,也让孩子沾沾五妹妹你的喜气了!”

    对于锦绣的提议,夏锦瑟哪有不应,自是受宠若惊,又是连连道:“五妹妹送给孩子的长命锁,做的真是精致,那孩子平日里最爱戴在身上,不戴便要哭闹。”

    夏锦瑟这话,却是有几分奉承讨好的味道了,锦绣也知道不可信,小孩子身上戴了东西,只会不习惯,除非是长时间给戴了,戴到了习惯之后,才有可能出现不戴就哭闹的习惯。

    若夏锦瑟所言是真的,那便是夏锦瑟有意让孩子习惯戴她送的长命锁,以此来讨好她。

    夏锦瑟带着锦绣走到了孩子跟前,伸手抱过,哄好孩子后,却是递到了锦绣跟前,一手抱着,另一手拨弄着孩子挂在脖子上的长命锁,笑道:“五妹妹,你看。”

    锦绣也笑了笑,伸手捏了一下孩子小小肉肉的手,轻声赞了一句:“这孩子真可爱!”

    锦绣话音未落,身体却突然被人轻轻撞了一下,然后却是夏锦澜从后边走了上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孩子,看起来有些诡异,也有几分吓人。

    锦绣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而夏锦澜却是突然出声说了一句:“这孩子……长得真像表哥。”

    夏锦瑟不动声色抱紧了孩子,轻轻拍打着孩子的背,一边轻声道:“他是夫君和我的孩子,自然长得像夫君。”

    “给我抱抱。”

    夏锦澜态度十分自然,且带着几分仿佛命令一般的语气冲着夏锦瑟突兀出声道。而她的手也已经伸了出来,伸到了孩子与夏锦瑟的跟前。

    锦绣在边上瞧着,眼皮子跳了两下,又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夏锦瑟。

    她原本以为夏锦瑟会拒绝,谁料到,夏锦瑟却是笑着将孩子递到了夏锦澜手中,又是轻声道:“四妹妹,你从来没有抱过孩子,可得小心一些。”

    “我不会摔倒孩子的。”

    夏锦澜伸手接过孩子,虽然手势有一些僵硬,却是真的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手中,只不过,这孩子一到了夏锦澜手中不久,便立刻又啼哭了起来。

    夏锦澜的神色有些慌了,而夏锦瑟则是不紧不慢的接过这孩子,一手抱着,一手拍打了两下,轻声笑着开口:“你这坏孩子,怎么又开始哭了呢,这是你四姨在抱你呢!”

    说罢这话,她又是满脸歉疚的抬起头,看着夏锦澜轻声道:“四妹妹,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就是爱瞎折腾人,他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给抱的。”

    “这孩子还真能挑人?”

    夏锦澜不信,只觉得自己被夏锦瑟糊弄了,而夏锦瑟却是笑着没说话。

    这副模样,夏锦澜瞧着心里仿佛是被堵住了一般,她突然将目光转向了锦绣,开口又道:“二姐姐,你让五妹妹也抱一下,不是要沾一下五妹妹的喜气吗,五妹妹就没抱过孩子,怎么沾。”

    “……”锦绣没料到,自己都已经置身事外看戏了,还能够让夏锦澜给牵扯上。

    不过,夏锦瑟这个孩子养的,的确是白白嫩嫩,十分可爱。她又是个喜欢小孩子的,先时自己那个小侄子,还不会走路的时候,锦绣便常常抱着。

    如今长大了不爱让人抱,锦绣为此还惋惜了许久。

    她看着夏锦瑟有些为难的样子,却是笑着开口道:“二姐姐,你不怕我抱的不好,便让我抱抱吧!”

    夏锦瑟哪有不愿意,自然是连忙将孩子送到了锦绣的手中。

    锦绣之所以会抱孩子,一方面是喜欢这个孩子,另一方面,她也不是没有警惕。

    抱着孩子的时候,锦绣唯恐夏锦澜使坏,拿着自己作伐子,所以抱到了孩子后,并没有离开夏锦瑟的身边,也没有走动,只是手上一颠一颠的抱着。

    锦绣原本也当着孩子十分难伺候,未料到,这孩子与她还真有几分缘分,刚刚抱到她手上不久,小嘴儿却是弯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婴儿笑。

    锦绣有些惊喜的叫了起来:“二姐姐,宝儿笑了。”

    “是啊,没想到宝儿这么喜欢他五姨,想来是记着五姨送了长命锁,这小势利鬼儿!”

    夏锦瑟点了点孩子的小鼻尖,轻声打趣着。

    这边气氛算得上是其乐融融,而夏锦澜站在另一边,心情却压抑的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

    若是当初嫁给表哥的人,是她,哪里轮得到夏锦瑟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表哥最喜欢的人,也是她,偏偏让这夏锦瑟占了先。这孩子小鼻子小眼睛,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哪里像表哥了!如果让她给表哥生孩子,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会比着孩子好看很多,也会更像表哥。

    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

    夏锦澜想到了这里,不觉痴了,只觉得,夏锦瑟便是阻止她通往美好梦想的绊脚石。

    这添妆的顺序有前有后,关系上更为亲近的,在前,关系稍远些的,在后。

    所以即使锦绣家里与大房三房处的并不好,但并不影响大房三房的人先给她添妆,而后才是轮到柳氏的娘家,她的舅母们给她来添妆。

    不得不说,锦绣的这些舅母,可是大方阔绰很多,虽然按着规矩,后边添妆的,是最好不要比前边的多,但这些舅母却是一点都不在乎,每个人出手,都是一套头面,而锦绣的外祖母,更是将压箱底的一套羊脂白玉头面送给了锦绣。

    锦绣刚拿到手打开,便被惊吓了一下,柳氏更是连连摇头开口道:“母亲怎么送的这般贵重,还有嫂子也是……”

    “咱们家锦绣可是要做王妃的人,这哪里贵重了。”

    柳老夫人一脸慈和的笑容,摸了摸锦绣的脑袋轻声道,“别听你娘的,你娘这是嫉妒我当初不把这套首饰拿了给她做嫁妆了,咱们家锦绣只管收下,让你娘吃醋去。”

    “外祖母,太贵重了。”

    锦绣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想退回去。

    “可不许退的,哪有把添妆的礼给退了的。”

    柳老夫人连忙阻止了。

    柳氏瞧着柳老夫人和自己拿几位嫂子的模样,却是看出来了,她们是铁了心要给锦绣送厚礼。

    柳氏便笑了笑,轻声道:“行了,既然你外祖母和舅母要给,你就收下,日后记着便是了!”

    “嗯。”

    锦绣乖乖点了点头。

    当然来送礼的人,除了这几家,自然还有其他人,连谢家都来人了,只不过,谢家并非是人亲自到,只是遣了下人送来礼物。

    柳氏并没有让这份礼物送到锦绣手中,中途截下了,考虑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告诉锦绣这件事情,自己偷偷将这份礼物藏了起来。

    等到锦绣所有的嫁妆都整合好了,婚期也到了。

    成亲前一个晚上,柳氏亲自来到了锦绣的屋里,帮着锦绣洗了头,又洗了澡,一边洗着,她的眼里却满是舍不得。

    她还真想一直就这么洗下去算了,可如今天寒地冻的,水也冷了,柳氏只能够让丫鬟赶紧将锦绣从浴桶里扶了出来,又是让丫鬟们赶紧拿了炭炉,香薰炉子过来,替锦绣收拾打理。

    而柳氏,则是偷偷摸摸,趁着锦绣不备,突然将一本书塞到了锦绣的枕头下边。

    锦绣恰好瞧见了,便有些奇怪的开口问了一句:“娘,你给我塞了什么东西呢?”

    这一句话问出,柳氏一张脸,瞬间浮出了尴尬的神色。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