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往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火熊熊而起,也断了江铃最后一丝希望,她彻底的晕倒了。

    晕倒的江铃被和镇北王府的下人们一起扔到一处关起来,谢柔嘉也没有别的念头了,一直守在江铃身边,醒过来的江铃已经知道谢柔嘉死了,并没有再寻死,更没有大吵大闹,安安静静的很是听话。

    “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谢柔嘉能听到她喃喃的自语,一夜之间她似乎又老了十岁,二十多岁的她头上冒出一片白发,但神情却是无比的坚定。

    是啊,这就是江铃,不管再苦再难也要活着。

    “活着,才能见到小小姐,小姐最放不下的小小姐了,我要去照顾小小姐。”江铃抱着膝头喃喃。

    谢柔嘉泪如雨下。

    兰儿,她的兰儿。

    她站起来想要跑去找兰儿,却又茫茫然不知该去哪里。

    江铃往看守手里塞了一块银子。

    这是她藏在袜子里的,谢柔嘉知道她这个习惯。

    “既然是谋反,彭水谢家的人都在哪?”江铃给看守打听。

    这个问题不算什么机密,看守很高兴的收了银子做个好人。

    “族人们就地入狱砍头,要紧的老爷夫人们都押解进京斩头。”他说道。

    也就是说要紧的谢家的人都在京城,那兰儿肯定也在。

    谢柔嘉恨不得立刻飞到京城,但现在她不能骑马,要是靠走不知道要走多久,这边江铃在第三日清点余孽的时候跳出来喊自己是谢家的人。

    “把我押解进京,把我押解进京,我要和谢家的人在一起。”她砰砰的叩头。

    镇北王府的下人都要被就地处罚,兵丁们只当她怕死根本就不理会,江铃把头磕出血淋淋,有人跑来传话。

    “殿下说了,带她走吧。”

    谢柔嘉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东平郡王,日光下他越发的刺目。不待谢柔嘉看清楚人已经拍马而去了。

    谢柔嘉没有追上去,第一她近不得他的身。二来他也不认得她。

    江铃和几个镇北王府的要犯一样关在笼车里,谢柔嘉跟在她身边,不管她听到听不到,不管有没有用,或者说话,或者念咒想要治好江铃的伤,但这样做并没有多久。她就开始变得意识模糊。

    她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是醒着,耳边有人不停的走动,还有人在哭喊她的名字,有时候还能感觉到有手抚摸着她的额头,但感觉只是一瞬间,更多的时候就是浑浑噩噩。

    魂灵是不长久的,她该不会要魂飞魄散了吧。

    可是不行啊,她还没见到兰儿呢。

    谢柔嘉强撑着让自己睁开眼,让那些嘈杂的声音消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再次清醒过来,发现已经跟江铃来到了大牢里。

    这边的牢房里关押的都是谢家的女眷。谢柔嘉看到了邵氏,宋氏等等很多人。

    她们一个个神情惊恐形容枯槁。有的在哭,有的似乎连眼泪都哭没了。

    兰儿呢?

    谢柔嘉忙乱看,江铃已经抓着夫人们询问。

    “小小姐呢?小小姐呢?”

    没有人理会她,实在吵得不耐烦了,邵氏抬起头。

    “死了。”她木然说道。

    谢柔嘉一下子坐在地上。

    “怎么会死了?”江铃嘶声喊道,手指几乎掐进邵氏的肉里。

    邵氏还没说话,一旁头发乱蓬蓬顶着几根稻草的宋氏嘻嘻一笑。

    “被邵铭清带走,炼丹了。”她说道,神情带着几分痴傻。伸手比划,“割了肉。放了血,炼丹。”

    江铃大叫一声昏厥,谢柔嘉也几乎昏厥,但或许是魂灵不能昏厥,她眼泪止不住的流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飘啊飘的感觉整个人都要散了。

    是要魂飞魄散了吧。

    “邵铭清!”

    她的耳边陡然响起喊声。

    邵铭清?邵铭清!

    就是死也要为兰儿报仇,谢柔嘉奋力的挣扎,再次重新站定在地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另一处牢房,这里关押的是男人,此时一个人正抓着牢房的栏杆奋力的向外伸手。

    “铭清!铭清!你也带我走啊!”

    谢柔嘉慢慢的走到前方,看到这人是谢文昌。

    “铭清,我是无罪的,不是说好了吗,我都是听你的,不是说让我来作证吗?怎么把我也抓起来了?”他神情惊恐的喊道,“这都是谢文兴,是他们大房,是他们那些人串通镇北王府谋逆的!我是举报他们的,我是有功的啊。”

    果然还是二房在对付大房的事情上当了急先锋,就跟她梦里的一样。

    在梦里她培养了谢柔清,给了谢文昌极大的诱惑,才让他做到这样,那现在邵铭清用什么诱惑了他,让他做出这样的事?

    “你有什么功?”

    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谢柔嘉身子都僵了,她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从牢房深处走来的人影。

    人影走的很慢,还伴着锁链刷拉响。

    谢柔嘉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一个男人渐渐的在眼前变得清晰。

    她已经不知道邵铭清是什么样子了,最早的时候他是一个顾盼生辉又高不可攀的,然而现在她的印象里只有那个对她最好最亲的少年人。

    眼前的男人形容消瘦,衣衫凌乱,其上还有斑斑血迹,脖子里挂着长长的锁链,散乱的头发胡须遮挡着他的五官。

    唯有那一双眼,让谢柔嘉一眼都认出来。

    但是那双眼虽然很精神,但却没有梦里少年人的熠熠生辉,此时的双眼幽深,如同一潭死水。

    “你是谢家人,谢家谋逆,你又怎么逃得了。”他冷冷说道。

    谢文昌抓紧了木栏。

    “不,不是啊,你不是说好了,我是没事的。”他急急喊道。

    邵铭清转头看他一眼,眼中满是嘲讽。

    “姑父,我是什么人啊,我说什么难道就是什么?”他说道。

    谢文昌愕然旋即大怒。

    “邵铭清!你骗我!你个畜生!”他疯了一般摇晃着木栏。“你为什么害我!我是你姑父!你个畜生!”

    被锁链压的似乎走不动的邵铭清猛地冲到谢文昌面前,手中的锁链重重的装在栏杆上。

    “你才是畜生。你们谢家才是畜生。”他冷冷说道,盯着谢文昌的眼,“别忘了柔清是怎么死的。”

    谢文昌一怔,他甚至一时想不起来柔清是谁,待他回过神,邵铭清已经站开了。

    “邵铭清,你发什么疯!你还好意思提柔清!别忘了柔清对你多好。你现在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他抓着栏杆破口大骂。

    真是糊涂蛋。

    站在一旁的谢柔嘉说道,

    他分明是在提醒谢文昌,当初谢家杀了谢柔清就是畜生所为。

    话都说得这样明白了,谢文昌还没反应过来。

    不过,这也没什么,对于谢家的人来说,除了丹女,其他的女孩子就是个东西。可以随时用也可以说丢就丢,这都是理所应当的事,难道还要为此感念不成?

    邵铭清眼中满是嘲讽和厌恶。不再看谢文昌向外走去。

    “畜生!你做的坏事,凭什么你能放出去!畜生!你不得好死!”

    “邵铭清!我求求你!你把我也救出去吧!”

    谢文昌又是骂又是哀求的声音渐渐的被甩在后边。

    邵铭清缓慢的走出了牢房。视线变得清晰起来。

    谢柔嘉跟着他,没有上前扑打,也没有再流泪,只是死死的盯着他。

    他害了她的兰儿,他还能被放出来,还能平安的活着,她绝不罢休,她一定要想到办法,杀了他。让他生不如死,给兰儿报仇。也给自己报仇。

    有两个侍卫站在外边,看着邵铭清走出来,对押送的两个差役点点头,两个差役退了回去。

    “邵公子请吧。”侍卫说道。

    邵铭清却没有迈步,而是看了眼自己。

    “能先让我收拾一下吗?”他问道。

    两个侍卫没有丝毫的迟疑。

    “可以,公子这边请。”他说道。

    ………………………………………………………………

    隔扇后一件件衣袍扔了出来,谢柔嘉没有再跟进去,听得其内水声响,以及邵铭清嘶嘶的吸气声。

    想必是身上的伤遇水作痛。

    痛死你!

    谢柔嘉咬牙,只可惜她现在是个鬼魂不能施咒,要不然现在就让他在水桶里淹死。

    兰儿。

    兰儿竟然死的….

    谢柔嘉不敢也不能回想在牢房里听到的话,一想就几乎要昏厥,剜心的痛。

    脚步声响起,打断了谢柔嘉的呆呆,抬起头看到光着身子的邵铭清走出来。

    谢柔嘉下意识的转过身。

    听得身后衣衫索索,又有两个侍女走进来,伺候着邵铭清梳头整面,一直忙了半个时辰才收拾好。

    谢柔嘉再转过身看到邵铭清就忍不住愣了愣。

    那个熟悉的少年人的形容渐渐与眼前这个年轻人重合。

    邵铭清看着镜子,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对着镜子里的人一笑。

    “嗯,不错,挺好看,不吓人。”他说道。

    谢柔嘉在后咬牙,恨不得咬下他一口肉。

    邵铭清转过身穿过她向外而去。

    谢柔嘉抬脚跟上。

    邵铭清跟随两个侍卫来的是一处宅院,小小的并不大。

    “再麻烦你们帮我取些吃的来。”他在屋子里站定说道。

    两个侍卫没有说话转身出去了。

    不知道能不能在他吃的里面下毒,谢柔嘉想到,念头才闪过,就见邵铭清猛地一挥手,一道亮光向她劈来。

    谢柔嘉猝不及防尖叫一声,身上陡然如同被捆住,低下头却看不到绳索。

    “何方鬼魅,敢来道爷面前撒野。”邵铭清说道,视线看向她的所在,“原本以为是牢房里的冤魂,没想到你竟然跟着我,看来是冲我来的。”

    这混帐竟然早就看到自己了?

    “邵铭清!”谢柔嘉喊道,狠狠的看着他要扑过来,但身子却一点也动不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