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手眼通天 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同的计较。

    然而,郭夫人的心头却是焦虑的,尤其宴会进行了一半,她还没见到郭导的身影,不由暗中焦急道:“嘉儿,你五哥真的能及时赶来吗?这宴会再过一个时辰可就要结束了呀!”

    李未央微笑道:“五哥办事素来妥帖,我想他此刻已经到了宫门口了吧!”

    对面的裴弼见李未央母女的耳语,唇边划过一丝冷笑:李未央啊李未央,你真以为一切都在你的筹谋之中吗?只怕你等的郭导,再也没有办法将那证据送到陛下的面前了!

    此时的皇宫外门口,郭导行色匆匆,快马加鞭,从宫门外急驰而入,裴忠心道果然来了,立刻高声道:“来者何人?还不下马!”

    郭导远远地扬起手中的令牌道:“陛下金牌在此,可在宫中畅通无阻,不必下马!”他说着反倒策马扬鞭,立向宫中急驰而去。这一面金牌是陛下赐给旭王元烈的,天底下仅有一面,裴忠当然是认识的,只不过他此刻向旁边的副将使了个眼色,边上顿时涌出上百来名士兵,将郭导的骏马团团围住。

    裴忠厉声道:“大胆狂徒,敢在宫门前撒野,还不将他拿下!”

    郭导冷声道:“我有金牌在手,有急事要面见陛下,你们怎么敢向我动手!”

    裴忠目光阴冷,向一旁黑暗处等待已久的人道:“赵将军,这人说有急事要见陛下,你怎么?”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年青而身材魁梧的男子,身上穿着一副软甲,颧骨很高,一双眼睛泛着青灰色,他嘿嘿冷笑道:“郭导你不要白费力气,这证据你是没有办法送到陛下跟前了!”

    一眼认出这个人正是赵宗的儿子赵祥和,郭导一扬眉,大声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想杀人灭口吗?这可是宫门口,你们当真如此大胆!”

    赵祥和哈哈大笑道:“不要以为你出身郭府,我们就不敢对你如何!要知道如今宫中正在饮宴,你单人独骑想要闯入宫中,自然会被军士拦下,再加上你拒不肯接受盘查,在争执之中被人误杀,这不是十分正常的事吗?要怪就怪你过于鲁莽,以至于泄露了行踪!”说着,他厉声道:“还不快给我将他斩于马下!这等逆贼难道还让他闯进去破坏陛下的盛宴吗?”

    上百名士兵立刻手持兵刃扑了过去,只听见夜空之中亮起寒光闪闪,带来一片肃杀之气,郭导握紧了手中的金牌,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锐芒。说时迟那时快,众人突然听见宫外传来马蹄奔腾的声音,裴忠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数百骑的黑甲骑兵已经将宫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人皆是杀气隐隐,气度沉凝,更是带着一股冲天的杀气。裴忠怒声道:“何人在这里集结兵士?”

    只见一个一身华服的高贵男子神色傲慢,高坐骏马之上,策马从后面出现在禁军之前,与眼前的黑甲骑兵并作一处,而这张脸裴忠是无论如何不会忘记的,他冷声道:“旭王殿下,您本该在里头参加宴会,这又是在做什么?”

    元烈的目光扫射他们一番,脸色十分平静,沉声道:“有人向我密报,说裴忠与赵祥和有不轨之心,意图谋逆,其余人等皆是陛下禁军,焉能助纣为虐,若是心无反意,便需退到一边,若是拒不后退者,全部射杀!”

    不过片刻,军令已然传下,只听见雷鸣一般的喊声,副将立刻将旭王令高声重复三遍,在场数百禁军个个听得清楚,不由人人变色。旭王如此一说,人群中已经有人惊惶失措,眼局势就要难以控制。裴忠冷冷一笑,长声道:“旭王,你在这里造谣生事,并且集结军士作乱,分明是要造反!竟然还敢妖言惑众!来人,还不快将他们拿下!”

    人群中立刻有十余名死忠于裴忠的军士要冲上去,元烈冷笑一声,轻轻一挥手,身后黑甲骑兵便是放出数道长箭,箭影仿佛流光一般,射入人群,将那十余名军士全部钉在地上,全场震慑,禁军们饶是见多识广,控制严密,竟然也用惊惶的目光向全副武装的旭王军队。

    郭导微微一笑,递上金牌,高声道:“陛下金牌在此,旭王奉陛下命令捉拿赵祥和,然裴忠图谋不轨,意图庇护贼人,若是将你们当成叛逆,殿下早已下令围剿,如今旭王体念你们都是受人蒙蔽,只要服从军令退下,王爷绝不追究!”

    陛下的金牌在,等于陛下亲临,所有人必须遵命行事,禁军见状不由自主纷纷后退,裴忠这才不禁慌了。元烈一个眼神,身后的赵楠便带领数名骑兵飞离元烈身后,以老鹰扑鸡之式,上前便将裴忠长剑打落在地,随后不等他和赵祥和二人挣扎,已将他们臂膀反扭在身后,跪压了在地上。

    裴忠和赵祥和眼见突然大祸降临,皆是面色大变,赵祥和最为窝囊,他跪在地上,声音颤抖地道:“殿下,我一直忠心体国,何来谋逆之说,我只是来参加宴会,又听闻这里有人闯宫,才会赶到这里,想要护驾而已,所谓谋逆实乃天大的冤枉,请殿下明查!”

    元烈一双眸子异常冷漠,脸上也没有喜怒之色,不耐烦地一挥手,立刻有人将裴忠和赵祥和都绑了起来。裴忠心知情况不妙,向旁边使了个眼色,他的副将立刻悄悄地后退,刚要逃出去报信,只见凌厉的刀光在月下倏忽一闪,那副将的脑袋顿时落在了地上,哀嚎声同时止息!血污溅满了战士的衣袍!

    元烈冷声道:“赵楠,你速带三百骑包围赵府,将赵氏捉拿,就地审讯,弄清楚他们所有的党羽,如有违抗,格杀勿论!”说着,他掉转马头,向秀水门方向而去,宫门甬道之上铺满青砖,他的马飞奔急驰而过,马掌磕在上面,发出响亮的声音,身后五十余名骑兵也同时追随他而去,本来相对静谧的宫内,顿时回响起巨大的声音。

    骏马疾风如狂,瞬间掠过台阁殿堂,一路如风。

    此刻,早已有人将一切通报皇帝知晓,可他知道了也不过淡淡一笑,道:“由他去吧!”随后便神色如常地继续饮宴,恍若未闻。

    元烈并不是向花园的方向而去,而是直接带领五十骑直奔今晚值夜的所在。按照越西皇氏的惯例,每天晚上都会有一官员在宫中值夜,这一名官员将会负责传达陛下的旨意。因为元烈手中持着金牌,一路畅通无阻。门房先是见到来人都是卸甲明刃,先是惊呆,继而又见领头之人是旭王元烈,连忙跪扶下拜。

    而元烈目不斜视,急步向主堂行去,刚到半途,就见那赵拓在批阅函件,赵拓听见脚步声,猛地抬起头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到旭王身边数十名如狼似虎的骑兵扑了过来。元烈吩咐士兵将他团团围住,然后微笑道:“赵大人,陛下有请!”

    赵拓厉声道:“旭王,你竟然纵人在宫中行凶!”

    元烈目光雪亮,只是冷笑道:“是行凶还是除奸,待会儿赵大人就知道了!”

    赵拓是赵宗的亲弟弟,时任兵部员外郎,他用力地甩掉了士兵来捉自己的手,沉声道:“滚开,我自己会走!”话音之中透出往日的威言。元烈心道你还不知死期将至,面上笑容却越发从容道:“也罢,就给赵大人一些面子,让他自己走吧,你们在身后跟着,谅他也插翅难飞!”

    赵拓冷哼一声道:“旭王殿下,虽然你得到陛下宠爱,可是前面的路是黑的,我劝你不要太过得意,如今郭家早已是如履薄冰,十分危险,你要识时务就该另投明主,也免得给郭家人陪葬!”

    元烈微笑道:“赵大人不必替我担心,只怕你再也难以见到明天的日头!还是好好想着该如何脱身,方为正途!”

    赵拓的脸上露出得意道:“哼!我倒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替郭家翻案!”

    元烈微微一笑道:“是吗?那就请你拭目以待了!”

    赵拓见他面上带笑,眸中隐隐流露出恣意狂态,不由心头一惊,暗道:难道对方真的抓住了赵家的什么把柄吗?不!这绝不可能!那证人已死,证据也被他们暗中摧毁了!哪怕郭家手眼通天,也不能让死人生出白骨!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