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94章

    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天麻麻亮,灶头的婆子早早地起来烧水准备早饭了。

    罗宜宁醒得要早一些,亮光都被挡在厚厚的帷帐外面了,她听到外面的动静就知道快要天亮了。厨房里要准备蒸糕和热水呢。她刚醒之后无事,支起身看他。

    他的眉毛真的好浓,人家说的气宇轩昂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幸好形状也好看,否则就是灾难了。长得也没见得有多好看,别人喜欢他喜欢的什么呢。

    她竟想得有点入神,伸手去摸他的眉毛。眉头到眉梢,然后到鼻梁,呼吸还很均匀,刚到嘴唇的时候她的手指顿住了。

    但是罗宜宁听到了一个还带着睡意的声音:“怎么不继续了?”

    他早就醒了啊!

    “你醒了也不说一声。”罗宜宁要收回手,却被他一把抓住了带到怀里,然后侧身压在身下。罗宜宁以为他还要做什么,他却又阖上了眼睛,把头埋在她的颈边继续沉睡。

    罗宜宁还未给孩子断奶,身上一股子好闻的*。她手软脚软的,很适合抱着睡。这样的娇,可承受不起阁老夫人的身份。就应该这样团在怀里养着,放出去也经不起什么风雨吧,当成个小娇娇罢了。

    而他的小娇娇被他闷得呼吸不过来,要憋死了!

    昨晚让他克制偏偏不克制,现在没力气了吧。

    罗宜宁心里想着,手指自他的腰侧贴着肌肤伸进去,慢慢的勾挠着,又痒又轻。她能感觉到手下的肌肉一紧,更得意了,继续这么挠痒痒,甚至比挠痒痒还要轻一点。罗慎远半睁开了眼睛,笑她:“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力气了?”

    罗宜宁心想他再怎么能也不行了吧。呼吸不过来憋得难受,从他身下钻出来。把他推平了,笑着说:“你莫不成还有力气?”

    她想到他那吻技正好不舒服,也不知道跟谁练出来的,这事总不可能无师自通吧。她跨坐在罗慎远身上,心想得好好给他上一课。

    罗慎远没有动,整好以暇地等着看她能做什么。

    谁知道她缓缓把绸缎一般的长发拨到一侧,然后低下了头。

    罗慎远的身体更加紧绷,没到片刻就把她拉起来。他实则是留有余地的,未曾真的纵-欲过,这次刺激过头了得让她试试什么叫纵-欲。。

    罗宜宁没料到他的确就是有那么强大,也没想到余地留得这么大。到最后简直天昏地暗了,被掐得动都动不了,清理结束后她双膝酸软,对方却已经盘坐在罗汉床上喝茶了。

    “你下次别这样了——”罗慎远很看不起她,淡淡指责道,“没那力气配合,就别挑逗知道吗?”

    罗宜宁揉着老腰,疼得倒抽气,刚才抱着他哭着求要的画面她根本不想想起。

    幸好这时候宝哥儿坐在秋娘怀里进来了。秋娘带着孩子富身:“太太、老爷好,小少爷给您们拜年了。”

    宝哥儿今天很给面子地对着他爹的冷脸笑了一下,露出刚长的乳牙。

    他爹竟然也被打动了,竟然从袖中掏出一个红包,摸了摸宝哥儿戴瓜皮帽的小脑袋:“来,给你拿着存起来,以后买糖吃。”

    宝哥儿更高兴了,拍着红包呀呀地往母亲身上扑。

    宜宁拿过它的红包,看看他爹究竟给了多少。宝哥儿对于娘亲很大方,要拿就拿,当然他现在并不知道娘亲是在哄骗他的压岁钱。

    宜宁打开之后一看银票上的面额,不可思议:“——你给他两百两银子吃糖?”

    小的时候过年,她还是个团子,罗慎远只给了她二十两银子的压岁钱,还是从她的铺子的收益里面拿出来的。

    他现在真有钱。

    罗慎远对她怎么就那么抠呢。刚进门的时候,还说过要把家里的账目交给她管,但是到现在也没有见着给她。

    面子话一套套的说,真的做起来的时候还是一毛不拔。

    “他长这么大,我也没给买过什么,没怎么照顾过他。过年就多给点银子吧。”罗慎远逗弄着儿子雪球一样的小手。他看了看罗宜宁的脸色,似乎在猜测什么,然后说:“——你都这么大了,还想要压岁钱?”

    罗宜宁被他气得一哽,然后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当然得要了。正好母亲觉得家中的账目她管着麻烦,不如交给我管吧。我看你手底下还有几个私用的账房,账面上走的银子都大笔大笔的,从不叫人知道。不如我也帮你管着?”

    罗慎远听了也笑:“那些钱可不能经你的手,背后利益关系太大。你想管家还不容易,我当是什么事呢。”

    说罢叫管家进来,从他的书房里取了对牌给宜宁。

    以后就让她管吧,好坏都无所谓,公中那点银子他还不放在眼里。

    罗宜宁收了对牌后满意多了,以后他的衣食住行可不是就由她控制了。若是待她不好,就苛扣衣食以示惩戒。

    罗慎远太宠着她了,罗宜宁连小时候对他的那点惧怕也没了。

    两夫妻收拾好后去了正房拜年。林海如倒是跟宜宁还小一样,笑眯眯地给她封大红包。

    罗成章一开始对宝哥儿也不冷不热的,罗宜宁转身走后,他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恨不得抱着胖孙子猛亲几口。拿拨浪鼓逗宝哥儿,哄他叫爷爷。等罗宜宁转身回来了,他立刻又恢复那副不冷不淡的样子,宝哥儿却在他怀里爬上爬下,牙牙、牙牙地叫个不停。

    林海如竟然觉得罗成章有点好玩,扑哧笑了。

    吃过晌午后罗慎远要立刻进宫去一趟,罗宜宁陪着林海如看戏。不一会儿有丫头进了新修起来的戏园子,跟她说:“太太,有客人来访——是顾大人陪着来的。”

    罗家里只有顾景明一个顾大人经常往来,但是从来不跟罗宜宁碰面。

    顾景明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知道该离罗宜宁远一些。罗宜宁大概也明白他不是很想见自己,经常避着他。怎么这次反而叫丫头来通传她?难道真的是找她有事情?

    罗宜宁跟林海如告退了,整了袄裙往外走。

    顾景明正携了个人等在浮雕的麒麟照壁前面,面前那漏窗是用瓦堆砌成了鱼鳞形状的,透过空隙看到院内风景独好,银装素裹,斗拱飞檐下挂着灯笼,与粉墙青瓦构得无比清雅。有个被众人簇拥的身影渐渐走近了。

    罗宜宁穿了正红色缎袄,斗篷的领子竖得高高的,毛茸茸的。梳的光洁的发髻上只戴了赤金宝结,比她小时候多了从容不迫的贵气。雪白无暇的面容在阳光下有层淡淡的光。周围清冷,竟好像她也冷清了一般。

    但是等她一步步走近了看,嘴角分明是带着淡淡笑容的。

    顾景明向她挥了挥手。

    罗宜宁却这才看到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修长身体穿着单薄的褐红□□,垂手拿着佛珠。眉宇间出奇的俊美,表情却很奇异的冷淡,便是那种禁欲的冷淡。他慢慢转过身看了罗宜宁一眼,嘴唇微动说:“许久不见了。”

    罗宜宁突然想起昨夜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罗慎远边亲她边说京城里不太平。他大费周章连道衍都搞回来了,岂止不太平,恐怕京城里都要变天了吧!

    顾景明咳嗽一声:“宜宁,你认得他是谁吧?”

    “认得。”宜宁笑了笑说,“如雷贯耳。”

    “我这几日要住在罗家。”道衍淡淡地说,“你这里可有小佛堂?”他云游四方,要不是为了帮忙都懒得再回京城了。

    宜宁道:“家里没人信佛了,故没有小佛堂,大师可能屈尊睡一睡厢房?”

    道衍听了眼皮半抬起说:“贫僧没得这么难伺候,你给我睡马厩,我也能睡。”

    这人对她一向不怎么客气,罗宜宁已经见怪不怪了,上次见面还想杀她呢。她叫了小厮说:“你领大师去马厩……哦不是,去找间厢房歇息吧。”

    道衍没有反应地走了,顾景明却在他背后笑了:“你与他有仇啊?”

    “还行吧,他想杀我一次,又救了我一次,算起来是抵了。”罗宜宁说,然后问顾景明,“顾表哥,京城里究竟是怎么了,三哥连道衍都请回来了。道衍他不是……”道衍最擅长的就是打仗。

    “我觉得你大概也猜到了……三皇子的人有异动,背后势力比较大,连带着卫所最近都很异常。”顾景明并不是很避讳,当然也不会完全跟罗宜宁说,只挑了几句好听的大概讲一下,“阁老今天都被皇上留下了,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估计一会儿还会回来的。”

    罗宜宁注意到顾景明称呼罗慎远为‘阁老’,心情有点微妙。顾景明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两人地位悬殊越来越大之后,罗慎远不可能再与顾景明同辈相称。所以顾景明的语气又客气又恭敬。他现在往权势越来越近了……身边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道衍你也不用管,把他扔荒郊野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