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8|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六十五章】

    因着还未复原,云开在床上躺够了七天,才勉强能下地。连续几日躺在床上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因而一能走,她便央着白泽扶着她到门口晒晒太阳。白泽怜惜她这几日遭受的罪,自然是点头答应了的。

    这是天气不错,云开挂在白泽的身上走出了房间。屋外阳光正好,阳光透过屋前的大树,将光点洒在了长廊上。云开躺在摇椅上,牵着坐在身旁的白泽,倒是十分的惬意。

    细软的风拂过耳边,云开闭着眼睛打盹,懒懒的问道,“山庄的人都准备好了吗?”

    “走之前就让他们把赔礼弄好了,南疆这边没有麻烦。倒是云中城……”白泽沉吟了一会,捏住了她的手,“沧澜王已反,这云中城也折腾不了多久。”

    “那倒是,看来帝都那位此刻怕是头疼的要死。”云开点点下巴迎合道。

    “那就让他以后就再也不用头疼了。”白泽接过这这句,云开闻言,心下一咯噔,问,“你要帮沧澜王?”

    “皇帝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贵族们也十分的有怨言。和溯北打了那么多年仗,损耗严重。虽则大楚国力雄厚,但只怕再过两年便有祸患。”言下之意便是,我不找他麻烦,是他自找的了。

    云开点点头,道,“这人野心的确大了些,若是乱世,倒是枭雄。”不过做太平君王,只怕日后留在史书上的只会有暴君之名。

    “野心大是好事,只是得看能不能做得到。溯北和南疆底子深得很,若是能轻易取下,先帝们也不会抱憾而终。”白泽淡淡的说道,“若是仅仅只是想一统九州也就罢了,可偏偏,他还想把皇权从贵族手中收拢。”

    “哦?”云开扭头,望着她颇为不解。

    “我这位皇帝兄长,野心勃勃,还未登基之时,便伸手染指了贵族。一登基之后,便动了沧澜军。原本原老将军死了之后,他是要接手兵权的,可奈何原家还有个原玳。”

    “所以没几年后,阿玳也死了?嗯,诈死。”云开啧了一声,道,“难怪我说她怎么放着好好的威风大将军不做,偏要过得穷困潦倒。”

    白泽勾唇握着她的手道,“是也不是。不过看起来,原先生是晓得那位野心的,不然也不会将兵符给了沧澜王了。如今这局面,倒是精彩。”

    云开听了,拍拍她的手,叹了一口气,“你呦,帝都血流成河,可不是什么精彩的事情。”

    “血流成河倒是不可能,怕是……势如破竹倒是真的。”白泽笑笑,拍了拍她的手,“今日长老们和谈结束,过两日我们便回去。该说的话,都与阿钰前辈说了吗?”

    “离开的时候,再说吧。”云开闭上了眼,淡淡应道。

    “好。”白泽应了一声,也将脸转到了前方。眼前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擦过面颊的暖风和流进耳畔枝叶摇动的声音让她晓得,这天气得有多好。

    长长的走廊上,两个一样纤瘦的人一坐一躺,轻声细语的交谈。刚从屋里走出来的族长大人看到这两人并肩坐在廊下的背影,看着细碎的阳光落在她们的发上,站在门口,愣了一下。

    悠久的记忆透过岁月映在脑海里,她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恍惚想起了那一天抱着她跳入深涯的男人,才惊觉,一晃眼,已经过了那么多年。

    云开和白泽是在三日后离开的,离开的那天是个大晴天。她骑着枣红马,怀里抱着白泽,一身红衣鲜艳的好似血。骑在马上,扯着缰绳扭头看向长廊下站着的女人,望着那张雪白水嫩的脸庞,她贱兮兮的问道,“阿钰姐姐,我十日后成亲,你要不要来铸剑山庄喝杯酒~”

    站在廊檐下的女人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只抬抬下巴说道,“时辰不早了,你还是快点赶路吧。”

    没有得到回应的一瞬间,云开有些失落,但还是一挥手,洒脱的说道,“就此别过。”拽着缰绳一转身,她踏上了回程的小道。

    女人站在廊檐下,望着她离去的鲜艳背影,隐在袖中的手轻轻握紧。从这个孩子出生开始,只有第一年是在她身边呆着,之后的很多年的,她所能见到的便只是她的背影。

    就好像,很多年前,隐在树中望着她稚嫩的身影驾马离去。

    可她不能见她,就算自己是这孩子的生母,也不能见她。她这一生里,除了这几天,能看的永远就只有她的背影。稍微靠近一点点,都是疼痛。

    驾着马离开的人,行至一半,忽然捂住了胸口,将脑袋落在了身前白泽的肩上,豆大的汗珠滴落,吓得白泽用力的抱住了揽在她腰上的手,颤声问,“云开……”

    “我没事。”云开稳住了声音,抱住了怀里的女人说道,“我没事,只不过内力翻涌,住在心上的东西咬了我一口而已。”

    “好了,我没事了,你别担心。”她用面颊蹭了蹭白泽,驾着马徐徐前行。

    马儿朝着祭南寨门口驶去,她伸手抚开了白泽抿紧的唇角,温声道,“我没事,只要不靠近这里,我就没事的。”

    “嗯。”白泽点点头,握住了她的手。

    马儿驶过祭南寨的石门,驾马的云开转移了话题,“我小时候顶不习惯来祭南寨的,可伯父每次来拜访都会带上我,我只能来了。每一次来,胸口都疼的厉害,不能呼吸。可有一年,我得了重病,那个时候来这里,却没有痛。”

    “我少时只以为自己是水土不服,不太合适这里,直到年纪稍长,才明白原由。我父亲很早就走了,我没见过我母亲,我是伯父伯母带大的,庄上的堂兄弟妹会叫我没有人要的野孩子。可伯父告诉我,我不是。”

    “我有个母亲,每次来的时候,伯父告诉我,如果胸口痛,那就是我母亲在我身边。每一年,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