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0|云州之行——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十七章】

    银蛇垌就在祭南寨向里更远的地方,一路走过,树影幽暗,各样蛊虫毒物横行。为首的僰人女子引路,华初紧随其后,而原玳与云开则是在后方压阵。

    踩着林间的碎石前行,她二人并肩走着,细碎的光影落在身上,显得十分悠闲。一片静谧里,原玳盯着华初的身影,警惕的扫视着周围,并与云开用内力密语交流,“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

    在旁的云开走的悠哉,随意扫着四周的枝叶淡淡道,“你不会没有嗅到血腥味吧?还能怎么回事,不过是死人了?祭典在即,夜游神出来游荡,半夜出门的人,就得准备好不要命。”她说的淡淡的,夹杂着些许的讥讽。

    原玳眉一压,继而问道,“夜游神是什么?”

    “僰人风俗里敬奉的暗神,传说焚火祭前,圣火渐渐熄灭,新一轮的圣火没有点燃,于是被圣火压制的夜游神会借此出来游荡,自取祭品。”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死人是正常的?”原玳皱着眉头,继续发问。

    “是也不是。”云开垂眸,凉凉的应道,“往年的时候,焚火祭是不会死人的,而今——啧……原玳,你知道,死掉的那些人,都是怎么死的吗?”

    “嗯?”

    “一剑封喉。”云开淡淡的说出这两个字,弹了弹衣袍说道,“还是出自我铸剑山庄的剑法,哼。”她哼了一声,言语之间隐隐有些不屑。“祭南寨里有不少入赘的华族人,这段时间里,因着这事,一部分僰人对华族人十分的仇视。”

    原玳恍然大悟,难怪昨日进寨时,有些僰人会对他们如此警惕了。“原来如此。”

    “我来此,一是为了参加圣女的洗礼,二是应南疆王之约,查明真相。”落叶踏在脚下西索的响,伴着云开低声的沉吟响在耳畔。原玳抬眸,看向前方的华初,收回了视线,又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嘛?”

    云开摇摇头,道,“你现在不适合做这些事,若有需要,我会叫你的。”

    “嗯。”原玳点点头,沉默应下。

    走在前头的华初,听得自身后传来的沉稳脚步声,抿起了唇瓣。心头难以抑制的跳动几下,隐隐约约的,不安的感觉笼上周身。

    银蛇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待到华初采集够了制药用的银蝎草,已经到了正午十分。太阳直直的挂在天空正中央,亮的刺眼,四人没有多待,很快就返程了。

    树影幽暗,有人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融进了无边的密林了。感官敏锐的云开与原玳扭头,彼此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浓厚的兴趣。

    有趣,这等蛮荒之地竟然有如此内力高绝之人,看起来,这南疆,近日真的是有要事发生。

    原玳替华初背着背篓踏进祭南寨中时,很快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吸引了。扭头一看,却见一群抹着彩纹的僰人族精壮男子绑着一个中年的男人,推搡着他朝着架子上走。

    嘈杂的僰人族话语里,有汉子粗厉的喊声,还有女人的啼哭声,以及孩子糯糯的抽泣声。原玳牵着华初的手,站在云开身旁停下了脚步,便问,“云开,发生什么事?”

    在旁的云开拧着眉头没开口,一旁的僰人族女子却有些错愕的用软糯的蹩脚大楚官话说道,“是周先生,他们要烧了他。”

    她瞪大了眼睛,惊慌的又用僰人语说了几遍。在旁的华初注意到这一点,拉住她,急忙问,“烧了他,为什么要烧了他?”

    “他们说他杀人了。说他被夜游神污染,是杀人凶手……”僰人女子生硬的说出这几句话,原玳皱着眉头听着,扭头,看向了一旁的云开。

    只见对方抱着手臂拧眉,一脸的沉思。旁边的僰人女子则十分着急的又说了几句,原玳听不懂,便看向云开。云开见她疑惑,便说,“她说要去找大统领过来。”正说着,一行带刀的僰人男子走了过来,人群自动分开两列,一个长相忠厚老实的僰人男子走到了游行的队伍跟前。

    但见他朗声,用浑厚的僰语喊了几句,原玳听不明白,但看底下的侍卫解下男人的绳子,便知道这位估计是位大人物了。

    他们四人围观了一会,大概摸清了情况,见最终无事,便散去了。只是走之前,原玳扭头,不由得多看了那位威严的中年男子一眼,从他忠厚的面容上,看到了一丝凛冽的味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