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0章 大结局上:在悬崖边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屋子里的气氛很压抑。

    帝炫天和御凰雪对视了一眼,继续说道:“郡主很好,但我不能娶,不会娶。胡疆与兰烨百年来从未正式开战,边境有诸多冲突,也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打起来,胡疆并不占好处,北唐皇族的野心不止在兰烨,还在胡疆的宝石,铁矿。”

    “他们用海岛独角马培育出的彪悍战马已渐成气候,胡疆继续和他们合作,最后只是壮大了北唐的势力,讨不到好处。大妃是智睿之人,也知道这么多年来胡疆和诸国之间的关系。一旦北唐占领了边境四城,就等于遏制住了胡疆和外面通行的要道,到时候胡疆并不好受。”

    “这些大道理,我不管,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所以你和我说没用。我现在和你说的是郡主的婚事,你想要胡疆退兵,就要拿出诚意来。”

    大妃冷笑,缓缓地拍了拍手魍。

    门响了。

    御凰雪扭头看,顿时心一沉。

    外面的人捧着喜烛喜炮,凤冠霞帔,看样子大妃势在必得,非得成就这门亲事不可了檎。

    “现在就请皇帝在这里做个决断吧,我希望皇帝与郡主成亲,并且成为兰烨皇后。这样,我回去之后,和大家也有个交待,胡疆千军万马才能信服。如果不行……擒贼先擒王,我拿住你们两个,不就是得到兰烨天下吗?”

    大妃傲气地抬了抬下巴,眼睛里锐光大盛。

    “糟糕,我们轻敌了。”御凰雪掩了掩鼻子,小声说道:“大汗和胡疆兵马说不定都在这里。”

    “莫急。”帝炫天摁了摁她的手,沉着地安慰道。

    “皇上,请决定吧。”大妃看着帝炫天,大声催促道。

    “抱歉,与郡主结亲之事,万万不可能。”帝炫天站起来,抱了抱拳,“而且,在我看来大妃也没有合作的诚意,我们这一趟是白来了,就此告辞吧。”

    “怎么?你们觉得还能回去吗?你的人可还在我的手里。”大妃一拍桌子,慢慢地站了起来,笃定地说道。

    “大妃应该明白,除了御凰雪,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我。而我也不会给别人用她来威胁我的机会。”帝炫天笑笑,握住了御凰雪的手,淡定地说道:“我反而要劝大妃一句,对于你身边有些人的话不听的好。小汗王不知下落,生死未卜。小叶汗败退胡疆,也失去了汗位争夺的资格。后宫几位侧妃蠢蠢欲动,想要扶持自己的儿子成为储君。您身边除了峥嵘郡主和两位兄长,没有可用之人。大汗若一去,大妃必会面临危机,最残酷的是陪葬……这才是大妃急着想与我联姻的原因吧。”

    “放肆,若大汗一去,我必会追随大王,哪有害怕一说?”大妃怒目圆瞪,用力抓了抓手指,冷笑道:“帝炫天,都说你是战神,但我可不怕你。我这烛火之中放了你们男人最喜欢的东西,喜心烟。”

    “大妃,你怎么能这样!”

    御凰雪急了,这可比女乃娘用的那种药猛多了。就算是个定力极好的高僧,也抵抗不住喜心烟的幻境!

    “我为何不能这样?只要成其好事,皇帝并不亏。皇后大度点,让出位置就是了。”大妃冷笑,挥了挥袖子,大步往外走。

    “喂!”御凰雪迈了两步,脚一软,差点没摔下去。

    方才大妃挥袖的时候,有香味钻进了她的鼻子里,这是软骨香,瞬间放空她所有反抗的能力。

    珂离沧他们此时还在小院外面侯着,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

    而喜心烟来势汹汹,瞬间就让帝炫天热血沸腾了。他看了看被侍婢们架出去的御凰雪,缓缓闭上了眼睛,扶着桌子坐下来。

    峥嵘郡主一身喜袍,盖着红盖头,被侍婢扶了进来,看样子也已经中招了。侍婢让她坐在喜榻上,退了出去。

    关了门,里面红烛摇摇,窗纱上印出两团黑影,不闻半点声响。

    “看你能扛多久!”大妃眯了眯眼睛,就在院子里坐了下来。

    细碎的雪在飘,她坐的是底下带着炭炉的檀木椅,围着毛裘披风,手里转动着天珠佛珠,盯着窗子不动。

    御凰雪轻轻呼气,闭上了眼睛。

    千防万防,没防大妃会来这么一招!今晚只怕躲不过去,只能捱过一切可能会出现的动静了。

    里面的两团黑影一动不动,就像两根钉入土中的木头。

    “哼。”大妃拧拧眉,接过了茶碗,抿了一口,慢吞吞地说道:“多刚强的男人,也捱不过半碗茶的功夫,我倒要看看皇帝能捱多久……是不是宁可血脉尽断,也要当个痴情的男人。”

    御凰雪微微抬了抬下巴,这也是她此刻唯一能做的动作了。

    “大妃放心,帝炫天必会捱过去,绝不会负我与他之间的情深之约。”

    “哪怕是闻了喜心烟?”大妃转过头,盯着她问道。

    御凰雪微微一笑,“对,哪怕是满腹喜心烟,他也会用他强大的意志力,为我捱过去。”

    “呵,我今晚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能这样厉害。”大妃眼睛里锐光一闪,把茶碗往侍婢掌心一塞,盯着窗子说道。

    飞雪大了。

    里面的烛光渐暗了。

    两团黑影依然一左一右地坐着,纹丝不动。

    大妃拧了拧眉,明显有些坐不住了,小声问道:“不会是急火攻心,死了吧?”

    “大妃放心,我的郎君,没有我的允许,不会死的。”御凰雪轻笑道。

    “你还真是自信。”大妃不悦地刺了她一眼,嘲讽道:“莫要等我抬出他的尸体来,你向我哭哭啼啼。”

    “大妃放心,若你真的伤了他,我也会让你一命抵一命,让胡疆万劫不复。”御凰雪看着窗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口气挺大,你凭什么?”大妃大笑道。

    “凭我想这么做,世间无难事,我想做到的,一定能做到。”

    “哼,黄毛丫头而已。”大妃冷笑。

    “大妃别忘了,帝炫天还有青衫军,有兰烨千万子民,你若伤了他们心目中的神,我们必会举上下之力,报复到底。尤其是我,这一生,立志让你尝遍世间最痛苦之事,不死不休。”御凰雪神色肃穆,缓声说道。

    “哈,哈哈,够猖狂!我喜欢。”大妃拍着椅子扶手,眼角皱纹堆紧,笑声渐大。

    “大妃喜欢就好。”御凰雪也轻笑。

    大妃敛了笑容,转头看向她,良久,才低声说道:“你胆子确实不小。”

    “惭愧,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生死之事,早就堪透了。”御凰雪笑笑,平静地说道:“我与帝炫天做一世夫妻,许三世之愿,是容不得有人再来夺我之爱,抢我之人。我之所以能与峥嵘郡主相处至今,是因为我相信峥嵘郡主生性纯善,不是女干恶之人,只是还未堪透情之滋味,只因执念而想嫁他。待来日她遇上真爱之人,就会懂我的心了。大妃也是女人,后宫争夺至今,难道不明白我的感受吗?”

    大妃久久地盯着她,眉头渐渐舒展开。

    “快让我见大妃。”外面突然传来了动静。

    大妃眉头拧了拧,慢慢转头看,不悦地说道:“吵什么,怎么回事?”

    “大妃,密报,出事了。”一名侍卫匆匆进来,俯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大妃,大事不好了……”

    “你快说……”大妃正要追问。

    侍卫眯了眯眼睛,突然向大妃出手了。手中锃亮的刀直割大妃的喉咙……

    “小王后,杀他。”御凰雪眼尖,一下看清了侍卫的动作,立刻轻抖手腕。

    小王后从她的手腕弹出去,直接咬住了那侍卫的喉咙。眨眼间,侍卫的脸就变成了乌青色。

    “居然想谋刺本妃!”大妃惊愕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侍卫,掩着砰砰乱跳的心口,惊魂未定,又恼怒异常愤怒地咆哮道:“快搜,看来了多少人。”

    话音未落,四面的高墙上出现了数十刺客,将利箭对准了她。

    “你们是谁派来的?”大妃猛地站起来,仰头看着那些人,愤怒地质问道。

    “不必慌,那是我的人。”帝炫天拉开门,走了出来。

    “你……”大妃眼睛一瞪,惊讶地问道:“你不是……”

    “那烟对我没有太大作用,我一进门就闻到了香烛的异样,封住了穴道。虽然闻了些许药进去,但凭我的内功,早就逼出来了。方才我出去了一趟,让青衫军过来准备。不过小御儿就吃了点苦头,还请太妃给她解药。”帝炫天平静地说道。

    “你还想找我要解药?那这名刺客就是你的人喽?”大妃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大妃不是在考验我吗?他是谁的人,大妃最清楚。”帝炫天走过来,平静地看着她。

    大妃原本愤怒的脸色渐渐缓和了,继尔轻轻一笑,点头道:“是了,峥嵘说得没错,你确实不是寻常之人,居然连喜心烟都没有放倒你。这些人就是你的青衫军吧?传闻青衫军神出鬼没,永远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长什么样子,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藏身何处,何时出现……”

    “的确如此。”帝炫天轻轻地挥了挥手指。

    墙头上的刺客收了弓箭,悄无声息地退下。

    大妃环顾四周,满意地点点头,让人把解药给了御凰雪,赞美道:“皇后很大度镇定,不像她们说的是醋劲大的人。”

    “心里已经很酸了,只是说不出而已。”御凰雪抚了抚额,叹气道:“大妃这样一吓,我真是心肝都裂了。”

    “哈哈……”大妃笑了起来,拍拍她的肩,大声说道:“峥嵘说你很好,你果然很好。”

    “峥嵘郡主侠肝义胆,是勇敢的人,敢带骑兵穿过雪原,闯入兰烨,我自愧不如,一直离不开帝炫天的庇佑。”御凰雪谦虚地说道。

    “我的峥嵘确实勇敢,胆大。”大妃骄傲地笑笑,坐回了原处,赞美道:“不过,你们青衫军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我是昨晚到此的,来之后让人仔细清理过镇上的每一个角落。你的青衫军什么时候来的,有多少人,我居然一无察觉。”

    “他们在大妃前面一柱香的功夫赶到此处,化整为零,潜于各户人家中。”帝炫天沉声说道。

    “原来如此。”她轻轻点头,低眸看向躺在地上的侍卫,严肃地说道:“柳妃想刺杀我、取代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买通了我身边的人,给我下毒,制造陷阱,手段狠毒。只是我没有想到,她居然连我身边的万万都收买了……”

    “对于有些人来说,忠心是相对的,您有权势,这些人就会忠心。您若失势,他也会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想,另寻高枝。人心如此,很正常,大妃也不必放在心上。”帝炫天在另一张椅上坐下。

    “母亲,我说过你难不住他。我绝没有帮他哦。”峥嵘郡主从另一间房里走出来了,背着双手,笑吟吟地踮脚跟。

    “嗯。”大妃笑了笑,随即眉头紧锁,挥了挥手,小声说:“你们都退下同,我与皇帝要好好谈谈。”

    “皇后,你跟我来。”峥嵘郡主拖起御凰雪的手,带她跑进了房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