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巨济岛上的“小延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秋风卷着铅灰色的海水,无情地摇动着“死亡之岛”,巨济岛被剥下了绿色的外衣,像个裸露的破舫光秃秃地站在一片汪洋之中。

    1951年10月下旬的一个晚上,六十一联队一个大铁皮棚里,灯火通明,笑语阵阵,上百名朝中战俘围坐在一起,几名人民军同志正在高声演唱《人民军进行曲》。

    六十一联队是个转运站,来往于釜山和巨济岛的男女被俘人员都先被押送到这里。两天前,30多名被押到汉城、釜山去审讯的志愿军被俘人员,旋即又被送回巨济岛。他们被关进六十一联队,办理登记手续后,再送回七十二联队。这30多人中多数是被俘的志愿军干部,有某团副参谋长魏林、营长马兴旺以及代理副指导员薛三娃、排长梁宗歧、文化教员张昌辉和王欣等。在返回巨济岛的轮船上,魏林了解到这些人被俘后,大多数人都表现很坚强,感到30多个人完全可以形成一个坚强的战斗集体,在战俘营开展一场新的斗争。被押进六十一联队后,他们不懂朝语,便高唱《金日成将军之歌》《东方红》,把人民军被俘人员吸引过来,然后竖起大拇指说:“*顶好”,“金日成顶好”,竖起小拇指说:“李承晚不好”。中朝同志很快了解了对方,他们彼此握手拥抱,决定以召开联欢会为掩护,交流斗争经验。

    在联欢会上,魏林首先介绍了自己被俘后与敌人进行斗争的经过。魏林是1935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他跟着部队南征北战,屡建战功。在朝鲜第五次战役中。他所在的180师因指挥错决而被打散了,魏林带着几个干部被敌人围困在山上20多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搜山的敌人突然包围而被俘。被俘后,他谎报是军医。叛徒指认他是营长,审讯时敌人踢他,打他坐老虎凳,骂他是“*的信徒”,罚他晒太阳,以“组织暴动”的罪名。把他两次关进战俘监狱......

    朝中同志互相自我介绍之后,双方开始会谈。会谈前,朝鲜同志端来了香烟、大米饭和白开水。在战俘营极为困难的条件下,这些普普通通的东西远远胜过和平时期一桌丰盛的宴席。一些人民军同志轮流唱歌,掩护他们的会谈正常进行。朝鲜同志介绍了他们建立起由人民军自己管理的战俘营。采取集体与分散相结合、合法与非合法相结合,公开与秘密相结合的办法,和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进行斗争。中国同志介绍了他们准备向美军管理当局要求坚决这回七十二联队,建立志愿军回国战俘营的计划,朝鲜同志表示一定在物质上和道义上支持和声援志愿军同志的斗争......

    第二天,魏林、马兴旺等组织起草了给美军巨济岛战俘上校总管的抗议书,揭露和控诉了特务、败类在七十二联队实行法(n)西斯统治,对战俘进行打骂、侮辱、强迫刺字。战俘的生命安全没有保证。他们提出,根据日内瓦公约,全体在六十一联队的30多名志愿军战俘坚决要求不回七十二联队。另外成立志愿军回国战俘营。署名是“六十一联队志愿军战俘代表: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少校营长魏林”。第三天,美军看完波特向志愿军战俘说:“你们的抗议,上校总管不予以答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