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ACT.6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玉成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一如辛蛮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一袭内门弟子的服饰,常常的头发束起,腰间挂着一柄细剑,大概装饰性的作用大于实用性。看上去循规蹈矩的模样。

    虽然是老熟人,但是辛蛮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嗯,大概是一种看热闹的心态?

    辛蛮有些好奇,上次分开之后,这位‘大师兄’再见到自己会是什么想法?

    但是他的视线与玉成对上时,就知道这个人已经变了,而且变化很大。

    玉成的眼里没有任何情绪。

    当初那个人眼里未曾隐藏的天真此刻都不见了踪影。此刻他与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没有什么差别,眼底的冷漠虽然没有浮于表面,但辛蛮却看的清清楚楚。

    即使这个人表情一往如一。

    辛蛮对他的兴趣瞬间就没了。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士。

    不过是他曾经见过的人。

    辛蛮离开的并不久,算起来也就一两年的模样,期间在骨境里呆的时间最长,对外面的事至今都没搞清楚。

    辛蛮与玉成打招呼后,并没有看他的反应,转而看向郭天明,“我饿了。”

    玉成颌首的动作顿了顿,随后便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附近没有什么妖兽。”

    然后玉成便看到那模样一丝一毫都未曾变化的白发少年哦了一声,随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块肉来。

    此后两人并肩往外面走,压根不去管他的存在。

    玉成心里有些异样,却分辨不出是什么滋味。最后一甩袖袍,离开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昨天晚上从师弟们处得知这二人回来的消息,且师祖居然并没有发火,反倒客客气气的招待。昨天他没来,今天来又是做什么呢?

    玉成不知道。

    他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师兄,修为突飞猛进压在众师弟的头上,甚至隐隐有攀向几位长老的趋势。

    回去的路上时不时有弟子问好,玉成面无表情的走过,心底平静的如同一汪死水。

    另一边辛蛮拉着郭天明找到了一片空地,随后开始从空间里掏柴火,“上次用的哪块木头?烤出来的味道有种异香,挺好闻的。”

    郭天明眉梢微动,在地上的颜色略有差别的木头里挑了挑,最后挑了几块颜色深黑的木料,搭了个火堆。

    辛蛮看着烧的正旺的蓝色火焰,往郭天明身上靠了靠,觉得有点冷,“你准备怎么办?”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郭天明知道他是说关于那些魔物的事。

    郭天明:“看情况。”

    辛蛮撇了撇嘴,“看什么情况,那老道士也太没用了些,放着那玩意不管吗?”

    又想到昨天华益生的表情,辛蛮眯了眯眼,又想起当初华益生对郭天明打的心思,心里又开始犯恶心。

    死老头子还惦记他家丐哥,呸!

    辛蛮心思一下子就转开来,心里打着小九九。既然都来了清风派,怎么着也得给这位老道士添点乐子吧。

    郭天明低头看了眼,正好瞧见辛蛮那算计的小眼神,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

    肩膀动了动,还是没说什么。

    辛蛮在系统商店里翻了翻,算了算自己余下的积分,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计划。

    辛蛮闻着烤肉的香味,说:“不如我们住几天看看再走?”

    原本两人……哦不,是辛蛮一个人决定的,准备膈应膈应华益生。其他人对他们两的感觉顶多就是恼恨,华益生才是最恼火的一个。

    原本以为捡回来的是个灵丹妙药,随时可以吞掉消化了,结果灵药还没入口,就自己跑了。跑了不说,还变得比他厉害多了,死死压在他头上。

    华益生倒是想发动整个门派对付这两人,以往他在清风派里说一不二,遇上什么事虽然都会开个会什么的,但实际上最后还是他一个人拍板决定。

    但是这次不行。

    辛蛮和郭天明两人能够安安静静的睡个好觉,原因就是清风派内部出了毛病。

    原因就在对待郭天明的态度上。

    至于辛蛮?

    一个凡人而已,要不是抱上了那位尊者的大腿,连清风派的门都进不来好吗。

    华益生觉得,郭天明再厉害,现在在他的大本营里,还不得听他说的算?况且,虽然一开始被吓到了,但是后来缓过神来,华益生又开始打起他的主意来。

    郭天明多好啊,修为又高,又是木属性,要是把他的修为吸收了,那华益生自己的境界还不提升一大截?到时候,就算清风派没什么资源了,看在他的份上,清风派的地位不夜的提一提?

    他觉得自己这个打算挺好,一举数得。又解决了郭天明这个孽徒,又提升了自己的修为,清风派也有所获益。清风派获益了,其他长老不也可以得到好处?

    多么好的成算。

    但是华益生没想到这次清风派不是他的一言堂了。

    其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之前清风派里看上去华益生一人做主,众心所向。但是背地里自然有人不爽。

    更何况,华益生的掌门之位,并不像大多数弟子说知道的那么稳当。

    在上一任掌门传位之前,华益生并不是前掌门的第一选择。

    曲臣,三长老,自上次辛蛮逃出后被华益生借机夺了三长老的位置,将他挪出了清风派的核心。而这时候曲臣已经不在清风派了。

    所以,华益生的掌门之位,其实并不那么服众。至少,看上去与华益生和谐共处的二长老,心里就不那么是滋味。

    以往这一点点小问题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这时候就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了。

    掌门说,要给郭天明下散灵丹,要弟子们去布置希灵阵法。

    二长老不同意,说你这是拿整个门派报私仇,不是掌门该做的事。

    掌门就怒了,我这是为门派着想!

    二长老也怒了,不说散灵丹那玩意要特别炼制,而且还是三品上等丹药,炼制成功的时候怎么着都会有些异动。你当那尊者是傻的啊?这都看不出来?

    况且散灵丹还不一定起作用呢,修为越高丹药的束缚力越小,万一不起作用,尊者一怒,他们清风派上下还要不要活了?

    华益生也没傻到把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全说了,而是拉着大长老说起自己多么为清风派打算起来,“你看他现在,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冲破了腾云境。而且我们到现在才知道,在修真界竟然没有半点消息,这正常吗?”

    华益生并不知道郭天明的具体修为,但在不在腾云境之内还是有所感知的。

    二长老听了,表情变了变,没说什么,看上去似乎等着华益生的下文。

    华益生就接着说:“近些年来,修真界天资卓越的人虽然越来越少,但也不是没有。不说别的,雨跃有位十五岁的少年,修行五载,现在就已经腾云境了,谁能说他资质不好?不是不好,反倒是逆天了。但,这样的人物也花了五年,据说还是变异灵根,背后还沾着雨跃这个庞然大物,这都赶不上那个孽徒,你不觉得奇怪?”

    华益生越说越觉得是那么回事,脑子突然灵光一闪,“这修为进展如此之快……莫不是魔修吧?”

    谁不知道魔修修仙最为快速,也最为血腥?还不是踏在众多修士的尸骨上站起来的?而魔修在修真界也是人人喊打,有些魔修甚至连魔人都弃之如履,丧心病狂。

    华益生想到这猛地从脊梁处窜出一股凉气。

    他是想让在座的几位长老帮他没错,但是如果郭天明果真如他所说是个魔修呢?

    华益生心里又激动又恐惧。激动则是因为如果让在座的都认定郭天明是魔修,那么他的打算成功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是,郭天明的修为是很高,完全压在他们的上面。但是他现在在清风派!清风派里不乏有各类阵法,是前人留下来的,而华益生知道所有阵法的作用!

    这种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去咬一口,华益生怎么可能做得到!

    况且,他手上那本功法与修真界大多数功法不一样,即使郭天明自己不配合,只要能控制他,华益生就有八成把握能吸干了他的修为!

    这手段不似正道手法,更像是魔修一些。但是华益生不说,谁又知道呢?

    但是他也有些恐惧。如果郭天明真的是魔修,而修真界对于魔修都有同样的一个共识。

    魔修手段层出不穷。

    虽然一晚上相安无事,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有意为之?

    如果郭天明是找他报仇的呢?

    即使他自认为自己的目的并不被别人知道,但是……华益生以自己的角度考虑,若是他,大体也是会有那么点怨恨的。

    华益生不会天真的以为,郭天明带走了清风派那么多东西,这时候跑回清风派是来孝敬他的。

    是的,即使隐约觉得辛蛮这个人有点不对头,但是无论是华益生还是大长老二长老其他长老,在讨论这些事的时候提都没提他。

    一旦将郭天明划定为疑似魔修的人物,华益生的目的看上去要达成就简单多了。

    但,问题是,郭天明他到底是不是?

    魔修的手段多,但正道对于魔修自然也有办法。这些办法虽然不简单,但也有一定的作用。

    但万一不是呢?

    二长老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做这些事。

    不单单是对掌门不满,他也是真的为清风派考虑。这还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开始打人家的主意。

    要是成了还好,到时候郭天明也没地方说嘴,到底怎么回事还不是他们清风派说什么是什么?郭天明连个散修都不是,要不是这样,在他消失后怎么一丁点消息都没传出来?

    修真界人,多,但也不多,就这么多人,有那么点消息还不是谁都知道了?没消息,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这个人没什么人认识。

    没人认识,就等于没朋友,没靠山。

    要说对郭天明多怕,二长老不是当初那个带队去原山的长老,没见过郭天明真正的实力,感觉不大。

    但是他也不会小瞧了他。即使不知道具体的修为,但短短两年而已,就达到这个高度,即使只是高于腾云境一点,那也已经相当厉害了。

    六界封闭之前,乾元境之后就可飞升到仙界,因此六界封闭之时,凡界境界最高的,也堪堪卡在乾元境,距离飞升只差临门一脚。

    最后因为六界封闭,数次突破不得门,最终身死道消。而之后,这个界面的修士,最多也只修炼到乾元境而已。

    再往上,就是仙界了。

    可是现在,欲要飞仙实在是太难。在六界封闭之前,飞仙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何况在灵气匮乏许多的现在?

    看清风派上下境界最高的是腾云境就知道了。

    不知道郭天明具体修为的华益生带着一帮子清风长老琢磨着怎么算计他,压根没说有关魔物的事。

    也是,郭天明都清场了,他们只要派人去把那一块地方净化就好了,还有什么事?

    二长老和七长老相互对视一眼,最终沉默的坐在位置上,听着这群人嘀嘀咕咕的不吭声。

    华益生不知道,他以为他在算计着郭天明,而他说的那些话,早就传到了辛蛮的耳朵里。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以前放的监控器一套设备还在呢,给系统丢及块灵石就可以启用,拿着灵石没什么作用的辛蛮自然一点都不吝啬,刚踏入清风派的时候就启用了。

    尤其重点盯着华益生。

    更巧的是,华益生在商量着怎么拿下郭天明的时候,辛蛮正吃饱喝足的躺在丐哥身边,拿着眼镜看着。

    一个字都没落下听的清清楚楚。

    郭天明转头的时候,便看到辛蛮笑的百合朵朵开,灿烂的有些耀眼。郭天明沉默的思考了一下,方才好像没有谁不长眼的来找他麻烦?

    怎么突然就心情不好了?

    虽然辛蛮心情好的时候也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笑,没什么情绪的时候也笑,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差别。但是两人相处这么久他还看不出来之间的区别的话,他就是蠢了好吗。

    郭天明突然问他:“怎么了?”

    他只是直觉觉得似乎跟自己有关。

    事实上也没错。

    辛蛮并不觉得让郭天明知道自己的肉身被人惦记有什么不好,便将刚刚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然后郭天明脸黑了黑,重点果如辛蛮所想放在了炉鼎上。

    郭天明:“事到如今,他还想着套我?”

    辛蛮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即使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也没让他收敛笑容。

    郭天明果断转身向着华益生所在的位置走。

    看上去一副要去砸场子的模样。

    辛蛮低头看了看刚刚从系统角落摸出来的一小包幻梦粉,想了想,还是决定以丐哥为先。

    等他战个痛快了之后,他再用这个更容易让他们中招一些嘛。

    【幻梦粉:高等药物,强烈制幻作用。选定人物使用,最多可使用十次,已使用零次,还可使用十次。

    效果:a等成功率百分之七十,持续时间二十四小时。b等成功几率百分之八十,持续时间三天。c等成功几率百分之九十,持续时间一周。d等及以下成功几率百分之百,持续时间一个月。

    友情提示:配合虚弱状态使用效果更佳。】

    所谓a等划分辛蛮至今搞不懂系统怎么划的,原来那个人性化的系统在的时候好像是看心情来?但是他走了之后,辛蛮就不懂了。

    他没有等级,连零级都不是。如果是按修为来的话,刚刚随手鉴定的一个清风弟子就是b等,但是他的修为才琴心,至于天赋资质如何,辛蛮就不知道了。

    而华益生在系统这里被划为c等……

    相反几位长老有几个都是b等,倒是比华益生还高些。

    辛蛮晃悠悠的跟在疾步走的郭天明身后,明明是走,看上去更像飘一些。路过的弟子乍一看唬了一跳,还以为青天白日冒出了鬼来。后又见那容貌略带些妖异的少年笑的纯洁如白莲,心里的寒气嗖嗖的往头盖骨上冒,纷纷让开了路。

    大概也算是退避三舍了?

    郭天明也好辛蛮也好都未曾去注意他们,只要这些人不找麻烦,他们也不会没事去招惹他们。

    华益生是华益生,弟子是弟子。还不至于因为一个华益生就迁怒整个门派的,但是清风派整个风气还是让辛蛮略有些……膈应。

    “嘁,不过是运气好些的凡人……”

    “嘘,小心他听到了。”

    “听到又怎么样,他还能拿我怎么样?真不知道那位尊者为什么要带着他,六师弟还说早上看到尊者服侍他,比谁都大爷。”虽然如此,声音还是降低了许多。

    辛蛮听见时也没什么想法,只要不专门跑到自个面前来骂,他其实也无所谓。说几句事实就能改变了?

    不过在看到前面的郭天明微微停顿了一下时,辛蛮诡异的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遗漏了,但细细想去,好像没什么?也许郭天明只是因为他被人说三道四所以停顿了下?

    又或者以为他会因为这件事生气?

    辛蛮脑袋里胡思乱想着,步子不停。郭天明却是不走了。

    辛蛮在他身边停下,略有些疑惑的问:“天明?”

    郭天明先是盯着那位站得远远的弟子,辛蛮这时候才去看那拿自己说嘴的人。蓝白色的弟子服,原来是内门弟子。

    弟子脸上又羡又妒带着明晃晃的恶意的表情还未来得及收起来,因为正与身边的人说话并未注意到这边的动作,还是别人扯了扯他的袖子才发现不对头来。

    随后便发现在场的人都看着他,尤其是话题中心的两人。

    尤其是,郭天明用毫无情绪的一双眸子看着他时,周身缓缓散开属于高等修士的威压,让在场的众多弟子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有种,想要跪在他身下的……

    弟子脸色由嫉妒变为惊诧,由惊诧变为惊吓,由惊吓变为惶恐,随后便是战战兢兢,扑通一声跪下,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辛蛮欣赏的看着他的脸色变来变去,心情愉悦至极。不管郭天明这番作态是出于什么目的,辛蛮只按照自己的思维理解,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在维护自己。

    他的情绪可想而知。

    非常的欢喜,非常的兴奋。

    兴奋的想要亲一亲他。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整个人贴上去,毫不犹豫的搭上他的肩,白玉般的纤细手指在对方深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莹润亮泽,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诱惑。

    因为身高的原因,辛蛮不得不踮起脚,同时微微使力想要让男人低下头来。奇异的是他的动作并不快,却没有遭到拒绝,男人甚至带着一股微妙的妥协意味微微低了低头。

    鲜红的嘴唇如愿以偿的贴上男人的薄唇,随之而来的是辛蛮微微探出来的小舌,试图撬开男人的嘴唇往深里探进。

    却被咬了一口之后,被从男人身上拉下来。

    辛蛮双眼亮晶晶的,灿若星火,好像发现了什么大宝箱一般。实际上他还真的捡到了一个大宝箱。

    郭天明没推他!

    郭天明没推他!还回应他了!

    沃日!他的小心脏怎么跳的这么快呢!

    越来越兴奋了怎么办!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