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章 正文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珍妃用双手捂住嘴,泪从脸颊滑下,眼中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无法接受宠爱了她二十多年的帝王会如此无情。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肃明帝真正喜欢的唯一女人,此时她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父皇,父皇,你不要赐母妃毒酒好不好。”萧慕彤突然哭着跪到肃明帝的龙榻边祈求道。

    萧慕凝眸色沉了沉,也红着眼圈跟着跪下,道:“请父皇开恩。”

    “开恩?朕这就是恩赐给你们母妃的殊荣,勿要再多说。”肃明帝摆摆手,赐死珍妃他不会改变。

    四皇子双手紧握成拳,双目通红,不是伤心的,是气极了怒极了。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父皇对他的宠根本就是假的,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心里真正疼爱的儿子只有一个就是萧禹澈,他恨啊!

    “皇上,宣武候领兵杀进了皇宫,他造反了。”毒酒还没喂给珍妃喝下,宫中的侍卫统领就跑进来跪下说道。

    刚说完,禁卫军副统领云卿修也进来禀报:“皇上,康昊苍带着一大批神秘的黑衣人杀进了皇宫。”

    “哈哈……”珍妃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站稳身整理了下宫装,又是一派雍容华贵的样子,她和肃明帝对视,眼中含着怨毒,得意的笑着:“皇上,臣妾还没有活够,就不去陪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让皇后和其他的妃嫔一起去陪你,你的其他儿子臣妾也会送他们一程。”

    “你们……咳咳……”肃明帝气得不停的咳嗽起来。

    萧禹澈立即捏了捏他的手,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肃明帝的情绪这才慢慢地稳定下来。

    “父皇,你还在指望着你的宝贝儿子吗?”四皇子也从跪着的地下站起身,还好他们早就做好了逼宫的准备,今日根本就没用退路,“呵呵,现在外面全部都是我的人,父皇你还是将那份传位诏书改了吧。”

    “陆公公。”肃明帝闭了闭眼复又睁开,眼中一片冷然吩咐道:“为四皇子也赐一杯酒吧。”本来想留这个儿子一命,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就让他为太子除去这个祸害吧。

    “父皇,你要连我一起赐死?”四皇子没想到已经是穷途末路的肃明帝竟然还这般心狠的想现在赐死他,他仰头大笑了几声,不屑道:“父皇你老了,何必在多管这些闲事,还是好好的安息吧。”

    萧禹珉一说完就扯出脖子上带着的木哨子吹了吹,突然从门外窜进一群黑衣人,将他护住。

    肃明帝已经浑浊的眼中带着最后一抹凌厉然后给了陆公公一个眼神,陆公公见状立即制住站在龙榻边的珍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毒酒灌进了她的喉咙。

    珍妃脸色大变,美目瞪得大大,立即伸手指去扣喉咙。

    “爱妃,没用的,这是你那位南疆儿媳妇特意为你们配置的酒,只有她的血引才能解。”肃明帝讽刺的笑了一声,又引起一阵猛咳。

    珍妃听皇帝这般说是真的心慌了,斐依嫁入四皇子府后就被她侄女请康昊苍弄死了,现在在四皇子府的那个人是易容的假公主,真的斐依尸体早就腐烂了,她去哪里找血引?难怪那个贱女人死的时候咒诅她们会不得好死,原来早就投靠了肃明帝。

    “母妃。”四皇子急忙上前扶住珍妃,转头对肃明帝说:“父皇,你太狠心了,母妃伴了你这么多年,你竟下得去手要毒死她。”

    “你们做了什么当我不知道吗?”肃明帝边咳边冷哼了一声,他之前确实是拿这对母子当挡箭牌,可却没想要他们的命,现在却恨不得将这个毒妇千刀万剐。

    珍妃怨毒的盯着肃明帝,一把甩开没有防备的四皇子就想上前去掐肃明帝,只是还未近身就被萧禹澈一脚踢翻在地。正准备爬起身来时突然发出几声交叫,然后不停的挠着全身,她此时全身又疼又痒,像是无数只蚂蚁爬过又像是无数银针刺向全身,斐依下的蛊毒发了。

    傅昀尘看了一眼在地下打滚已经毫无形象可言,痛苦放声尖叫的珍妃却一点都不同情,这蛊毒是他交给斐依的,是他特意研究出来为珍妃姐妹准备的礼物,以用来回报当年她们用寒毒害他母亲的因果。

    中蛊者不会立即死亡,蛊毒一发全身就会又疼又痒又麻,让中蛊者先痛不欲生,求死不能,中蛊七日后才会气息断绝。

    一个月前斐依被康昊苍用阵法困住下了凤翔的咒术,知道自己要死后她就找到了傅昀尘,求他为她报仇,她在四皇子府被四皇子妃折磨的生不如死,她恨,所以她要报复。

    傅昀尘就将自己研制出的蛊毒交个斐依让她想办法给珍妃下蛊,没想到她直接进献给了皇帝。

    “母妃,母妃你怎么了?”萧慕彤急忙扑到珍妃旁边拉起她的手把脉,可却无力可施。

    她抬头见肃明帝眼神中带着快慰,就知道她父皇讨厌极了母妃,扫了一圈她看向傅昀尘,见他神色淡漠,本来想张口求助的话又咽了下去,她知道他是不会救她母妃的,而且真斐依她偷听到已经被她嫂子害死了,这个蛊毒解不了的。

    萧慕彤擦了擦眼泪,点住珍妃的穴道防止她在嘶叫和乱抓自己,然后将挂在脖子上的附身符囊取下戴在珍妃脖子上,尽量减少她的痛苦。

    傅昀尘叹了口气并未阻止,那附身符上带着一层佛光,里面装着被得道高僧开过光的法器,确实能减轻一些珍妃的痛苦,就算圆了萧慕彤的这点孝心吧。

    萧慕凝冷眼看着母妃和妹妹痛哭流涕,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觉得解气。从小珍妃对她就很严格,而对萧慕彤却很放纵,无论她做得多好都得不到表扬和亲昵,只有无尽的教诲,而萧慕彤只用撒撒娇就能得到她母妃和父皇的欢声笑语,这些都是她曾经渴望却得不到的。

    她从懂事开始就无比讨厌那个和自己同一天出生的妹妹,慢慢地连带着恨上了自己偏心的母亲。她开始学会用心机,开始学会讨好卖乖,强忍着做她讨厌做的事情,可萧慕彤却能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慢慢就变成现在这样一个自私刻薄的自己,这都是她们给予的,此时此刻,她心里痛快极了。

    四皇子见状不妙就吩咐黑衣人欲将殿中之人全部杀死。

    肃明帝抓住萧禹澈的手气息微弱的说:“小九,一定要清除沣陵的内忧外患和你哥哥守护好这沣陵的江山。”该和太子说的话在昨夜在他清醒的半个时辰里已经说完了。

    “父皇,我会的,我答应你。”萧禹澈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承诺道。

    肃明帝这才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说:“这样朕就放心了。”他一生中致力于开疆辟土,努力想要完成先祖的遗训统一大陆,这个愿望他无法实现了,他相信自己两个优秀的儿子加上傅昀尘也许能完成。

    肃明帝本来就是撑着一口气为了见萧禹澈,此时内体傅昀尘输入的真气也差不多耗光了,接着他手一松,闭上眼睛就软倒在龙榻上,气息全无。

    “父皇!”萧禹澈红着眼圈哀痛的大喊了一声,然后发泄似的拔出赤蛟剑就迎上了袭来的黑衣人。

    傅昀尘和云卿修对视了一眼,云卿修会意的站起身护在皇后和太子身前,傅昀尘拔出寒蛟剑也迎了上去,一边战一边撒药粉。

    这次的黑衣人只有三分之一是药蛊控制的傀儡,倒下之后仍然有百名黑衣人相继进殿和两人及周围的侍卫打斗在一团,嫔妃和不会武的大臣则被二皇子集中到肃明帝的龙榻边以便保护。

    因为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涌进大殿,大殿虽大却也容纳不下那么多人打斗,于是战场移向殿外的空地。黑衣人此时都疯狂的朝着傅昀尘和萧禹澈两人围攻,四皇子此时自然知道这两人才是他最大的隐患,所以让人先对付他们。

    不过傅昀尘和萧禹澈的战力实在是太强悍了,只是一会两人的身边就倒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养心殿院外突然冲进一群群穿着盔甲的士兵,领头之人正是傅景焕。

    继傅景焕之后,康昊苍也领着千名黑衣人从侧门围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康幼蓉母子。

    “小九,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现在放下武器本王就留你和傅昀尘全尸。”四皇子像是胜利者一般从保护他的黑衣人中走出,对着萧禹澈大喊道。

    萧禹澈冷冷的看了四皇子一眼,用力一挥赤蛟剑,一道带着炎热气息的剑气瞬间袭向萧禹珉,要不是康昊苍眼疾手快扯住两个黑衣傀儡挡在萧禹珉身前,他绝对被这股剑气杀了。

    “萧禹澈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萧禹珉脸色发白,心有余悸的看着萧禹澈,心中的那股恨意袅袅燃烧,对着周围的黑衣人大喊:“杀,给我杀了萧禹澈。”

    康昊苍挥了挥手,他带来的黑衣人也迅速加入了战圈,见傅景焕带着人站在不远处观看,他脸色沉了沉道:“傅景焕,还不快一起将九皇子和傅昀尘拿下。”

    傅景焕是西沅国的探子,而他投靠了凤翔国,所以在逼宫之前就达成了协议,他们现在算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但他心中总有一种傅景焕今日不对劲的感觉。

    傅景焕看了一眼被黑衣人围杀的傅昀尘,皱了皱眉头,这个儿子还是如此的不省心,若是就这般死了,云洛茵得多伤心。

    “放了傅昀尘,九皇子我会和你们联手斩杀。”傅景焕叹了口气,不管如何傅昀尘总归是云洛茵为他生下的儿子,他还是忍不下心来要将他除去。

    康昊苍怒了,傅景焕这个时候充什么大尾巴狼,傅昀尘可是一个极大的变数,在他心里比萧禹澈更加危险和有威胁,他怎么可能放过。

    “傅景焕,现在可不是顾忌儿女私情的时候,傅昀尘必须死。”

    康幼蓉脸上的伤也被康昊苍请人用药膏遮盖,此时心中暗恨,她怎么能放过云洛茵生的小贱种,于是声音中带着祈求,目光盈盈的看着傅景焕说:“侯爷,不能放虎归山啊!”

    傅景焕冷笑一声,无视了两人,对着旁边跟来的十一名红衣蒙面人说:“开始吧。”

    领头的红衣人点了点头,拿出一面黄色的小旗举起摇了摇,穿着盔甲的士兵中就迅速的站出两队人将康昊苍带来正围杀傅昀尘两人的黑衣人团团围住。

    两队人接着迅速的从身上拿出一块黑色的木牌,口里默念着咒语,一丝丝的阴煞之气从木牌中钻了出来,迅速的缠上那群黑衣人。

    康昊苍瞪大眼睛,指着傅景焕大喊道:“傅景焕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傅景焕像是看白痴似的看了康昊苍一眼,并没有叫停,他的目标就是击杀所有黑衣人。

    接着十一名红衣人纷纷进入小队中布置阵法,很快一个北斗七星杀阵就完成了。

    十一人各自手持一把长剑按一元、两仪、三才、四相、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的流变规律不断变幻,联手往复,流转不息。

    一道道的剑气从阵中冒出淬不及防的射入黑衣人身体内,因为场地空旷,千余名黑衣人根本防不住突袭而来的阵法剑气,纷纷不甘心的倒下身亡。

    傅昀尘和萧禹澈背贴着背,用寒蛟剑和赤蛟剑合力破除不停向他们用来的剑气,待到养心殿外围攻傅昀尘两人的黑衣人全部死亡,傅景焕才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康昊苍恨啊!他怎么会相信傅景焕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还主动送上门想和这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合作。他体内被傅昀尘打入的阴煞还未全部驱除,根本无法破掉北斗七星杀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带来的精锐全部被杀。

    “傅景焕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无耻。”

    傅景焕冷笑一声:“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你比起来无耻也算不上。”

    “宣武侯,你想干什么?”萧禹珉见他自己的两方人马自相残杀起来,傅景焕竟然以雷霆之速将他舅舅带来的人斩杀,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沣陵国的皇位以后就由我来接手吧。”傅景焕此时也将真实的面目暴露出来。

    傅昀尘和萧禹澈互看了一眼都闷声不出气,看着他们自相残杀。

    “你……”康昊苍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他竟然中了傅景焕的奸计,突然想到什么,他脸色无比阴沉的问:“傅景焕,你不只是西沅国探子的身份那么简单吧?”

    “你猜的对,我并不只是西沅国探子,我本就是西沅国之人,我的母亲是西沅国的长公主。”傅景焕此时也不隐瞒,这件事也瞒不久,还不如敞开了说。

    傅昀尘听傅景焕这么一说,联想起傅昀喧的身世及他之前就发现祖母和傅景焕之间并无母子像,心中了然,大致猜到了真相。

    “什么?”康昊苍的脸色又变了变,他自然也想到了一些事情,直视傅景焕问:“你们傅氏一族在沣陵国深藏了百年,一直都在偷龙转凤?”

    “是又如何?”傅景焕面无表情的答道。

    康昊苍突然转头看向康幼蓉身后站着的傅昀喧,并指着他向傅景焕问:“他难道也是你和西沅国皇族女子生的孽子?”

    “他母亲是西沅国金康王的女儿,雅郡主。”傅景焕点点头。

    “什么?”康幼蓉猛的侧头看向傅昀喧,捂着嘴不敢相信的摇摇头自语道:“不可能,怎么可能,喧儿是我的儿子。”

    傅昀喧早就知晓自己的身世,他一脸抱歉的说:“母亲,我确实不是你的儿子。”对康幼蓉他还是有几分感情的,虽然这个女人不是他的亲身母亲,却养育他长大。

    “不,不,不会的,不会的。”康幼蓉不停的摇头,泪忍不住潸潸而下,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傅昀喧叹了口气,转身就朝傅景焕走去,他身后有两名侍从背对着保护以防止康昊苍下毒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