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冥斗士看到白沉,冷汗涔涔,糟糕了,他是不是坏了陛下的好事?眼下的局势简直是修罗场啊!

    哈迪斯:“汝先退下。  ”

    冥斗士闻言如蒙大赦,立刻就从房内消失了,跑得比谁都快。

    “抱歉。”哈迪斯并没有找任何借口,他或许会对白沉隐瞒一些事,但是却绝不会欺骗他,“吾只是不愿汝过于操心。”

    “我还没脆弱到这份上。”白沉其实也没有真的生气,他明白哈迪斯那么做的用意,“以后别再这样了,我不喜欢。”

    不喜欢……哈迪斯平静无澜的眸子有了细微的波动,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好。”

    白沉知道哈迪斯一诺千金的性格,只要对方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这点总是让他感到很安心。

    “好了,接下来我们该谈谈夏目那边的问题了。”白沉轻勾起了嘴角,“所以恶罗王到底给我惹了什么麻烦?”

    之后,哈迪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了白沉,让白沉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吐槽。他倒是没想到恶罗王也还活着,不仅如此,这数千年来还一直都呆在黄泉等他。

    恶罗王那家伙居然真的会相信大国主编出来的谎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狠狠打了大国主的脸。

    大国主曾对他说过恶罗王是没有心的妖怪,但如果真的没有心,就不会在黄泉一等就是数千年。在他们三人之中,最重感情的人其实就是恶罗王,因为不老不死,所以才比谁都更渴望能够并肩同行的同伴和兄弟。

    白沉不喜欢欠下人情,他当初的死亡和恶罗王无关,但对方却在黄泉等了他那么长时间,有些事总该有个了结。

    “看来我得去熊本县一趟。”白沉看向了哈迪斯,“虽然我不认为恶罗王真的会杀了夏目,但我在夜鸟身上施加的封印快解除了,以夜鸟的性格,未必不会出手捣乱。”

    “……”哈迪斯深蹙起了眉头,他知道白沉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但对方的身体确实已经很难负荷来回奔波了。

    “此世之恶。”哈迪斯只说了四个字,白沉就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啊,这里也快没有时间了。”白沉轻笑了一声,“吉尔伽美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在乌鲁克时代,他曾阻止了我毁灭世界,现在却反倒和我做了一样的事情,或许是他觉得现在的人类没有活着的价值。”

    “所以我把这里托付给你了。”白沉想了很多,但最终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一个人去熊本县,如果不放心,你可以派冥斗士们跟着我,你就先留在这里。”

    “太危险。”哈迪斯的表情依旧严肃刻板,不过他却紧紧握住了白沉的手,翠绿的眸子中满是不赞同。

    “别担心,我是不会死的。”白沉在脸上扬起了温柔的笑容,“正因为相信你,我才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交给了你。”

    “我比谁都更希望斩断这个轮回,如果是过去的我,在这种关键时刻,一定不会考虑任何人,大脑会自动得出最理智的答案。”白沉回握住了哈迪斯的手,“但是现在我却觉得能够把这一切托付给你,就算不是自己亲自得出的答案,而是由你来为我选择的未来,或许也不错。“

    ”拥有这样想法的我……或许已经变得软弱了,不过意外的感觉还不赖。”白沉说到这里,把脸凑近了哈迪斯,那双漆黑的眸子仿佛蛊惑人心的恶魔,不断煽/动着人心,“所以你愿意承受我这份托付的重量吗?”

    无法拒绝,不仅因为对方是自己所爱之人,更重要的是哈迪斯明白……他的内心早就被对方看透了,仅仅用语言,白沉就牢牢地牵绊住了他。

    “若这是汝的心愿,吾会为汝实现。”哈迪斯给出了答案,那是任凭时光荏苒,却从未改变过的答案。

    【吾会为你实现所有的心愿。】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虽然哈迪斯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白沉就是能读懂这个男人真正的情绪,“现在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我会回来的。”

    “就像你答应我的事总是能做到,我也同样。”白沉在哈迪斯的嘴/上亲了一下,感到对方终于渐渐平静下来的气息后,他才准备离开。

    哈迪斯果然还是不放心,几乎派出了所有的冥斗士,不仅如此,他还把塔纳托斯也召了回来,让他跟在白沉的身边保护对方。

    塔纳托斯:“……”

    呵呵,老大自己跑了不说,还怂恿属下也翘班,这活能干?桌上还有一堆文件呢魂淡!

    心里吐槽归吐槽,塔纳托斯对这个任务还是相当重视的,一方面他自己也担心冥后的安慰,一方面他敢打包票,如果这次任务他搞砸了,他以后再也不用出现在陛下面前了,直接卷铺盖走人就行了。

    冥斗士们虽然实力强大,但从冬木市到熊本还是要坐飞机,他们伪装成乘客,和白沉还有塔纳托斯乘坐了同一趟航班。

    到了熊本,冥斗士们就隐藏在了暗中,明面上只有塔纳托斯一个人陪着白沉。

    熊本县在九州非常有名,因为拥有天狐神社等景点,游客一直络绎不绝。出云也知道熊本的特殊性,在恶罗王强占了天狐神社之后,就在周围布下了结界,游客只会在山下徘徊,而找不到准确的地点。

    当然这种障眼法对白沉来说不值一提,对塔纳托斯来说也是一样,为了不让白沉消耗无意义的体力,塔纳托斯毫不客气地打碎了结界。

    “看来出云的神明马上就要来找你算账了。”白沉调侃了一句。

    “切。”塔纳托斯不以为意,“老子可不怕他们。”

    塔纳托斯作为死神自然有这个底气,这个世界的神明大多力量不强,就连大国主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只不过对方是这个世界的本土神明,这个世界的法则总是会偏帮一些,否则还真没什么好在意的。

    因为是深夜,山上并没有什么游客,就算结界解除了,影响也不大。

    越是往山上走,妖怪的数量越是稀少,但接近神社之后却是另一番场景,整个神社妖气冲天,阴森可怖。

    白沉没有掩饰自己的踪迹,按理说妖怪们看到他和塔纳托斯,应该会出手阻拦,又或者禀报恶罗王,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根本没有人关注他们,大部分妖怪都自顾不暇,纷纷逃窜。

    “天啊,三篠和丙大人居然选择这个时候发动攻击!”妖怪们一边逃,一边大声叫喊。

    “三篠大人本来就是这片区域的首领,他怎么可能服从恶罗王?”

    “就是,别说了,趁着恶罗王顾不上我们,赶紧逃吧!”

    “早就听说三篠和丙大人和夏目的关系很好,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有趣,白沉的耳力很好,一路上通过捕捉这些妖怪的对话,他已经听得□□不离十了,但为了确认,他还是抓了一个妖怪询问情况。

    那个妖怪本来不想理会白沉,在他眼里看来,白沉就是柔弱的人类,虽然不清楚对方怎么能闯进神社的结界之中,但这不并不妨碍他无视对方。

    事实证明眼力不够是要吃苦头的,塔纳托斯还没来得及出手收拾那个妖怪,对方就已经被白沉揍得鼻青眼肿了。

    “别、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妖怪捂着自己肿得老高的脸,一把鼻涕一把泪,明明看着那么人畜无害的样子,怎么下手就那么狠呢?

    塔纳托斯:“……”

    哪怕身体不好,冥后依旧是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冥后。

    被逮住的妖怪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原来恶罗王抓了夏目之后就惹了□□烦,先是大妖怪斑上门救人,奈何他单枪匹马,不是恶罗王的对手,很快就被揍飞了。

    斑并没有就这样放弃,他拖着重伤的身躯找了三篠和丙,三篠是这片地区本来的妖怪首领,就算斑不来找他,他也迟早要与恶罗王一战,至于丙也是这片区域的大妖怪之一,实力强大。

    最重要的是他们俩都和夏目交情匪浅,所以等斑伤势恢复了大半之后,他们三个就带领一众妖怪杀上了天狐神社,打算救出夏目,并封印恶罗王。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人,恶罗王还不放在眼里,虽然都是大妖怪,但千年前的大妖怪和现在的大妖怪有着质的区别,更何况恶罗王还是不死之身,打持久战吃亏的绝对是斑(猫咪老师)这边。

    然而恶罗王还是失算了,因为出云的神明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大国主看似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样子,但既然他能作为大国主存在那么久,自然有他的手段和本事,他抓准了时机,趁着三篠和斑他们牵制住恶罗王的时候,派遣了数位神明前去封印。

    由于大国主本人不能离开出云,所以他也是费尽心思,他把自己的神力封存在卷轴之中,交给了执行任务的几位神明。这几位神明也不是泛泛之辈,全是擅长战斗的,例如战神,雷神等。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