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宽敞明亮的卧房里,摆放的都是极好的物件,就连左侧靠窗赏景用来置物的茶几,用的都是上好的黄花梨。

    金大夫早些年作为随行大夫,也曾跟着商队天南地北的走,做的就是低买高卖的生意。他们的大当家原来也算是地主出身,往上还能数个两辈,要不是家业到他爹这一辈败了,厚着脸也能在外称个世家。相比其他走商的眼神自然毒辣不少,连带着他也见了不少世面,此刻自然认的出来。

    那张黄花梨的茶几乍一眼看去竟然浑然天成,纹理如行云流水一般,丝毫没有不美之处,竟是完全用整块的木材。那么大块的黄花梨,成色又是这样的好,现在可不好见,肯定是祖上留下来。

    更难得的是,那茶几居然只是随意的置放在窗边。

    金大夫想到这里心里陡然一凛,要诊的那位纵使在外面被多少人看了笑话,成了众人口中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是他所能轻视的。

    此时房里站了多多少少不下七八个人,可是却没有一丝声响,压抑沉闷的让人说不出话来。屏风已经被收起来立在了一边,两个婢女一跪一立在床榻边上,双眼具是红的核桃一般,显然是不久前才哭过的。

    看见金大夫背着药箱进来,为首站着的老太太抬手示意他不必多说,金大夫连忙放下药箱上前。

    跪着的婢女将床上躺着女子的皓腕从锦被中抽出来,金大夫坐到矮凳上细细诊脉。大概怀表走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才问道:“二少奶奶之前吃过什么?喝过什么?或者跟什么人说过话?”

    此话一出站着的一个穿着锦绣华服的中年妇女面上一僵,朝身后挥挥手说道:“你们都下去吧。”几个丫头扶了扶,都恭恭敬敬的退下了,离着门口远远的,房里站着的就剩下罗家的两个主母。罗夏氏虽说晾定了那两个丫头不敢说什么,但是家丑不可外扬,更不用说那几个下人了。

    罗老太太听了她的吩咐嗤笑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她掩耳盗铃。

    罗夏氏面皮一红,想要解释几句又不愿意外人见了笑话,忍得面皮发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这段日子,她也不太好过。

    跪着的丫头声音依旧是哽咽的,可是一字一句说的确是极为清楚:“这几天我们小姐胃口都不太好,趁着今天日头明媚便去园子里面逛了一圈,早上多吃了一碗粥和半个白萝卜丝饼。只是今早后大少奶奶来过。”

    停了停只听她继续坚定的说道:“我们不知大少奶奶对着小姐说了什么,站在外面不曾听清楚,听了动静才进来的。小姐当时便咳了半盏血,接着就昏迷了过去,现在还未醒过来。”

    那动静显然是打翻了什么东西,地上还留着一些瓷器碎片,估计是翻了茶盏,桌上也有些凌乱,还留着茶叶沫子,估计二少奶奶是气的狠了。

    罗夏氏听了她口无遮拦的话怒不可遏,想要说些什么却听罗老太太对着金大夫问道:“那不知雨鸾现在如何了?”

    罗老太太不是不看重罗家的名声,可是这脸都已经丢尽了,再遮掩又有什么用。

    金大夫乖觉的就当她们的话没有听见,站了起来向老太太作了揖才说道:“那就差不离了,二少夫人原先郁结于心,长此以往恐怕不好,本要细细开解才行。不想今日受了刺激,还好二少奶奶福泽兼备,却也因祸得福了。”

    罗老太太福灵心至一般的问道:“难不成那一口血倒是把郁气都吐了出去?”

    金大夫笑道:“正是如此。这也多亏了二少奶奶底子好,想来那一刻是极为凶险的。”

    可不是极为凶险,要不然她们两个也不会站在这里,罗家大少奶奶也不会立刻被关了去跪祠堂,那可是罗家宗妇。外面已经是流言四起了,再传出秦雨鸾被罗家大少奶奶气死的消息,他们还要不要在此地立足了。

    说句诛心的话,秦雨鸾要死,也不能死在罗家。

    只听金大夫又说道:“只是郁结伤身伤神,二少奶奶这一次恐怕要细细调养才行。老夫先开一个方子给二少奶奶吃一段时间。”

    跪着的婢女此刻已经站了起来,将秦雨鸾的手放回锦被中,对金大夫说道:“奴婢领大夫去开方子。”

    金大夫点了点头跟着去了。

    罗老太太走到床边,仔细看了看秦雨鸾的脸色,虽不像她们刚刚来时那样面如金纸,整个脸色都灰败了下去那样吓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