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章

    烈日的照射下街道上除去楼口那点阴凉到处一片赤白,城市美化的树木灌木都干的枯死了,宽敞的街道上到处都是裸裂的口子,板油马路被晒的化掉了,走上去就会粘了一脚的油泥。

    他头上遮着三把雨伞制成的太阳伞,额头还是露出一层层的汗,口中干渴,嘴唇早就干裂。

    快步往出租屋走去,刚拐进小巷,突然迎面出现几个人,黑黄色的面容好像大地一样的纹沟,最上裂了一道道口子,血迹干涸着。干瘦的甚至分辨不出男女。

    “给我口水喝——”

    “行行好给我口水喝——”另外一个高个青年眼睛盯着他手上的兜子。似乎随时要伸手拉过去,他想如果不是城中的刑罚过严,他们肯定如饿狼般扑上来抢夺一切可以抢夺的东西。

    “行行好——”突然肩膀搭上一个干瘦的手掌。扭头去看,干瘪如同骷髅似的脑袋出现在他眼前。

    “啊——”叶锦溪大口大口的喘气,脑门的汗水流淌着,扭头一眼看到桌子上放着的开水瓶。一下从上铺上跳了下来,打开暖水瓶,对着口就往口里灌。幸亏这暖水瓶用了一年多不保温了,否则他这么喝一定会被烫到。

    “锦溪?你怎么了?又做恶梦了?”对面埔的张诚睁开眼睛。

    “烦死了,天天做噩梦怎么不吓死你。”靠门住的范强小声骂了一句,不过在这个不大的寝室里听得清清楚楚。

    “睡你的得了。找事呢。”张诚气的坐了起来。

    “怎么的?我说还不行了?你问问他这一个星期都几会了,马上就考试了,还让不让人过了。”范强气的瞪了叶锦溪。

    张诚气的想要站起来,叶锦溪赶紧拉住,“张哥,是我不对,快睡吧。明天还要去画重点呢。”

    张诚哼了两声,狠狠白了范强一眼,躺了下来。

    月光透过窗户照到室内,叶锦溪不敢耽搁,将暖水壶放好,上了床,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就算屋里有暖气也觉着有些凉,钻到被窝,一时无法睡着。

    他做噩梦快半个月了,摸了摸后脑那里有个疤,是上个月月中被楼上掉下来的一个花盆砸的,当时血肉模糊的,学校老师和同学都吓坏了还以为被砸怎么样了呢,结果到医院一检查没什么事,只是外伤缝了七针。虽然留下一块疤,原本一头漂亮的黑发也被剃光,不过比起命来说这就算是幸运的了。那花盆可是从四楼落下来的,那么大一盆没把他脑袋砸爆,他就该庆幸了。

    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没什么事就出院了。医药费是学校掏的钱,学校怕出事还给他做了全面检查,两个星期前他去拆了线,头发也长出来了,他头发长得快等放假回家,应该能盖住疤了。

    只是自从拆了线,他就开始做梦,开始还好,梦中只是让他感觉到压抑,这个星期开始梦就有些吓人了。

    开始梦中看见,某个地方发生地震,然后是海啸,国外某个火山爆发,梦里很真实,他就像是外人一样看着这些灾难发生,看着地震倒塌房屋下压着的死人,看着海啸淹没后的城市飘浮着一具具浮尸,还有那连灰都找不回来的无辜生命。压抑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还算好的,虽然每每因为无法呼吸被憋醒,但是醒来这些景象不怎么清晰。

    这个星期开始,梦里就很吓人了,因为他也成为梦中人,每次的地方都不一样,第一次,他在南方的一个城市,刚刚被海啸袭击过,城市里都被水淹没了,交通不便,天气炎热,城市里如同蒸笼,因为海啸而死去的人和动物有些没有及时的打捞出来,使得整个城市都散发着一股怪味,食物短缺,干净的水也稀少,人们的生活困难起来。那次他被水中泡的有些浮肿的尸体惊醒。那种就在眼前好像连气味都能闻到的真实感,让他身临其境,异常惊悚。

    自那天以后他每晚都噩梦连连。只不过换了地方感受的灾难有所不同。饥饿,病痛,干渴等等死亡的威胁在他梦里一一出现。甚至醒来后也无法从那种感觉中自拔。

    叹了口气,叶锦溪闭上眼睛,将脑海中的景象忘掉,必须赶快入睡不然明日就会没精神。他得庆幸每天只会梦一回。

    第二天起来的有点晚,叶锦溪看到寝室其他人都离开了,今天九点才有课,临近考试,大家都去自习了。

    暖壶里有新打的热水,桌子上放着稀粥和包子,不用想就是张诚给他打的,果然饭缸上面有一张纸条,张诚告诉他去哪里自习了,让自己去找他。

    拿着暖壶去了水房,兑了热水擦了一下身体,晚上做了噩梦身上总是一身汗,只是寝室里除了张诚其他两个跟他的关系不怎么好,他是从农村来的,学习成绩好,连续两年得了全额奖学金,那两人对他总是阴阳怪气的。他虽然不想与人为恶,却也不会去讨好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