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5章 番外张老先生有话说(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辞官之前,周道新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这地方不适合自己。

    他娶了当朝大学士李光地的女儿为妻,自己又是进士出身,可以说继续在朝中为官,前途也是不可限量,未必不能如张廷玉一般博个“相位”,可到底他觉得自己不如张廷玉心黑,也不如他手段狠,更不觉得自己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这功名利禄场,着实太累。

    累了,也就歇着吧。

    他是认识张廷玉许久了。

    他这人脾气古怪,爱钻研一些奇怪的东西,人人见了他都恨不能敬而远之,偏偏张廷玉有一天坐在了茶楼下面,听上面人说书。

    彼时,来了一群文人,吟诗作对,好不潇洒。

    于是,周道新的脾气也上来了。

    他手里端着一杯酒,便开始跟人说什么骨头啊,血啊,肉啊……

    一转眼所有人就走光了。

    吵吵闹闹的茶楼里,一下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个张廷玉,一个周道新。

    很自然地,周道新看了张廷玉一眼,可张廷玉却没有回头看,而是继续听着前面说书人说书。

    那时候,刚好讲到温酒斩华雄一段,端的是杀机凛凛,威风赫赫,只可惜没了几个人听,倒叫说书人有些尴尬起来。

    说书的那个老头子,最厌恶的就是周道新,每回只要他往下面一坐,人一热闹起来,没一会儿就要出事。

    今天这老头子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扔了手中的惊堂木,手指着周道新鼻子便骂:“臭小子,你是来找事的不成?当心我叫人把你打出去!”

    周道新嘿嘿一笑,抬手一指自己头上的帽子,身上穿着的衣裳,十分抱歉:“对不住了老伯,在下是个秀才。”

    官老爷都不敢打,一个小老头子能招惹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人?

    这不是说着玩儿呢吗?

    老头子一下哑了,旁边的张廷玉端着茶碗,剥了一颗花生米出来,还没吃,见说书老头跟旁边周道新抬杠,这才把注意力转过来,看向周道新。

    周道新分明记得,张廷玉那眼神太平静了,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你怎的没走?”

    没等张廷玉开口,周道新就没憋住问了一句。

    张廷玉道:“听书。”

    说书的老头子愣住了,接着想起自己还领着茶楼的钱,即便有两个人,那也得继续说书。

    于是,老头子站上去,重新开始说《三国》,只把斩华雄那一段说的是杀气凛然,仿佛那被斩的人是周道新一样。

    周道新听乐了,看这老伯讲完这一段下去歇着,他赶紧上去拉住了人家:“老伯你真的见过砍头吗?我跟你说啊,这个人头呢,要斩下来,还是需要非常大的力道的。您说,那个华雄到底是被用什么姿势斩断头的?两个人在马上交战,您想想……”

    得,他上去拉着人就开始讨论这些细节的问题。

    周道新就不是什么好人,天生的坏胚,说得那个血淋淋,让说书的老伯整个人脸都白了,“哇呜”地大叫了一声,立刻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这一回,那老伯兴许才算是知道了周道新这人不好惹。

    于是说书的先生被吓走了,添茶的小二远远站在外头,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根本不敢靠近。

    周道新终于看向了张廷玉,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张廷玉的对面:“敝人周道新,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然后,他便看见眼前这白袍的男子把茶盏一放,开口道:“敝姓张,名廷玉,草字衡臣。”

    头一个感觉是有些耳熟,以至于周道新忘记了报上自己的字,反而是沉思半晌,忽道:“张廷瓒是尊驾什么人?”

    对面张廷玉的脸色,便渐渐疏淡了起来,看了周道新一眼,周道新觉得自己背脊骨上冰冷的一片。

    他这人天生直觉比较好,所以一下就感觉出那一瞬间的冷意。

    张廷玉倒是没翻脸,道:“那是家兄。”

    “原来阁下也是张英老大人家的公子,失敬失敬!”周道新再次笑容满面起来拱手。

    这一回,张廷玉的脸色又不大好了。

    直到很久以后,跟张廷玉渐渐熟络了,周道新才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没死简直是个奇迹。

    张廷玉这人太虚伪,不是说做人有什么不对,而是手段一等一的狠毒。

    张英与张廷瓒,是压在这一位虚伪君子头上最沉的两个名字,父亲是个能耐人,大哥也是个惊才绝艳人物,作为次子的张廷玉一直在一种人为的默默无闻之中过日子。

    就像是周道新第一次听见张廷玉,觉得他名字耳熟一样,那是因为他的大哥。

    就像是周道新第一次跟张廷玉打招呼,用的是“张英老大人家的公子”一样,那是因为他的父亲。

    可是在以后,张衡臣似乎想要摆脱这两个名字,于是一日一日,一日一日……

    变得让周道新看不懂。

    兴许不是周道新看不懂张廷玉,而是他从来没明白过这个官场。

    原以为张廷玉这样的脾性,看着好相处,实则是个心肠黑的,应该说是找不到老婆的,谁想到他随着他老爹回了桐城一趟,再回京城没多久就娶了个美娇娘。

    吓!

    真真吓死个人!

    顾三姑娘在京城里可是出了名的,貌美不说,爷们儿会玩的她都会,跟那些个纨绔子弟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听见人说两家定亲了,周道新真是活活喷出了两口茶来。

    顾三除了那一张脸皮,还有什么?

    认识张廷玉也有这许多年了,没想到这一位竟也是看人皮相的主儿?

    嗐,其实也对。

    男人嘛,谁不喜欢女人漂亮?这顾三,看是比李臻儿还多几分艳色,张廷玉是个有艳福的。

    周道新想着,他当时就不应该这样想。

    事实证明,张二夫人就是个打脸专业户,周道新现在还觉得脸疼呢。

    那哪里是什么纨绔一样的女人?分明端庄大气又狡诈若狐。

    甭说顾三内里锦绣成堆,即便她内里是个草包,只看那身段和脸蛋,嫁得再高也不稀奇。

    不过这样一算,其实顾三还算是低嫁了?

    当时的张廷玉真是个没权没势也没名气,这二人是怎么稀里糊涂凑到一堆的,周道新也仅仅有不少道听途说的话罢了。

    他彼时还不曾觉察出,这夫妻二人是一样的心黑,所以才是如此的般配。

    只是等到他知道的时候,已经迟了。

    张廷玉江宁落榜过,又耽搁了第二科的会试,经过顾三落水那一次的事情之后,他整个人便明显地变化了,外面看着还是当时温文二爷,可若剖开看,里头指不定是坚冰。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